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周易》说小满:人生不求太满[114]

  • 从平实处得亲切[129]

  • 北朝佛教之专重禅观[123]

  • 心中一无牵挂,才能得大自在[137]

  • 儒家的水,道家的水,佛家的水[161]

  • 财富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吗?宗性[114]

  • 抗疫居家烦闷不堪?这份“佛系[128]

  • 人,一定要懂得拐弯[159]

  • 人生短暂,在懂你的人群中散步[144]

  • 髡残说:我这辈子有“三大惭愧[144]

  • 知道什么是无为?看了醍醐灌顶[145]

  • 太虚大师:佛法之真价[184]



  • 本站推荐

    佛国的微笑

    生命的最高境界

    船子和尚与夹山禅师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佛教思想史上的一位划时代伟人
     
    [ 作者: 郭朋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3425   时间:2007-1-15   录入:douyuebo


    ·期刊原文
    --遥祝印公九秩寿庆

    佛教思想史上的一位划时代伟人--遥祝印公九秩寿庆


    郭朋

    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

    佛教思想的传承与发展--印顺导师九秩华诞祝寿文集

    1995.04出版

    页1~30

    . 1页 当年,东晋名士习凿齿,在向谢安推荐道安法师的时候 ,说安公「无变化伎术可以惑常人之耳目,无重威大势可以 整群小之参差,而师徒肃肃,自相尊敬,洋洋济济,乃是吾由来所未见」。(见梁《僧传》卷五<释道安传>)----「无 变化伎术可以惑常人之耳目,无重威大势可以整群小之参差」,这两句话,用之于印公,亦非常妥切﹗印公尝说,他 决不「标榜神奇」 (按﹕本文凡引用印公文意,统见于印公 有关著作,为了节省篇幅,均不一一注明出处)﹗ 而只是平 实地如法如律地忘我写作,自行化他﹗印公不仅「无重威大 势可以整群小之参差」,而且还曾一度遭受到拥有「重威大势」的「群小」之辈们的恶毒诬陷,险遭不测﹗习氏还说﹕「其人理怀简衷,多所博涉,内外群书,略皆遍观﹔……佛 经妙义,故所游刃。……」这几句话,用之于印公,也很妥 切﹗「理怀简衷」,不正是对印公的一种写照吗﹖而「故所游刃」的「佛经妙义」,则印公又远远超过于安公,因为,安公时代的「佛经」,远远少于印公时代呵﹗只是印公门庭 ,确乎不如当年安公门庭之盛,这,大概也是由于「时节因缘」的不同吧﹗不过,「师徒肃肃,自相尊敬」,则印公似乎仍不让于当年的安公﹗在 2页 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安公是一位划时代的伟人,而印公,同样也是一位划时代的伟人! 一 印公曾经说过:「在『修行』、『学问』、『修福』-- --三类出家人中,我是着重在『学问』,也就是重在『闻思 』,从经律论中去探究佛法。」----「从经、律、论中去探 究佛法」,这正是印公的过人之处。环顾当今佛界,能够这 样作的,又有几人!印公还说:「大概的说:身力弱而心力强,感性弱而智性强,记性弱而悟性强﹔执行力弱而理解力强----依佛法来说,我是『智增上』的。」而佛教所重的,正是在于「智性」、「悟性」均较强盛的「智增上」!而这 ,也正是印公的过人之处。 正是由于印公的「智增上」,所以他从事于佛教研究,要「从论入手」。因为,「论书条理分明」,从研究论书入手,便能知道不同的论师之间以及各个部派之间,存在着不 少的不同观点,从而也就能够从不同的经、论中,按图索骥,直探本源!这样,印公就逐步发现﹔诸如《成实论》所说的「十论」, 《显宗论》的<序品>, 以及《大涅盘经》 的卷二三、二四,等等,都反映出了当时佛教思想上的不同论点。《发智论》是根本论,经过分别论究,逐步编集而成为《大毘婆沙论》,成为公认的「说一切有部」的正统。由 于「持经譬喻」师,在《大毘婆沙论》中受到评斥,所以他们放弃「三世有」(一切有)而改取「现在有」说,从而成为 一时勃兴的「经部譬喻师」。而世亲的《俱舍论》,组织上是继承《杂心阿毘昙论》的﹔法义上则赞同经部而批评说一切有部(但有关修证,则还是继承说一切有部的古义)。同时 ,印公还发现:玄奘所译(编入《宝积部》 3页的) 《大菩萨藏经》,除第一卷外,其余的十九卷,是《陀 罗尼自在王经》、《密迹金刚力士经》和《无尽意经》的纂集。《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是《宝云经》、《金刚密迹力士经》和《无上依经》的改写。《大方广总持宝光明经》 ,是以(《华严》的)《十住品》、《贤首品》为主,窜入密咒而编成的。 在佛教思想的发展、演变上,印公发现:「心清净,客尘所染」,本出于小乘的《增一阿含经》。在部派佛教中,就写作「心性本净」,亦即「心本性净」。大乘经中,多数 译作「自性清净心」。《金刚经》中所说的「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原出于小乘的《杂藏》。《杂藏》经颂说:「若以色量我,以音声寻我,欲 贪所执持,彼不能知我。」而《金刚经》里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则是来自「阿含」的「观色如聚沫」以至「观识如幻事」。「大空」,出自「杂阿含」的《大空经 》﹔「小空」,出自《中阿含》的《小空经》。就是被中国佛教中的台、贤等宗宣扬为「圆教」大乘教义的诸如「佛身无边」、「佛寿无量」以及「佛以一音演说法」等等,也都 不过是小乘大众系的一些「老僧常谈」! (同时,印公也还 发现,在现存的《阿含经》里,没有说到「缘起性空」---- 「性空缘起」,也没有说到「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 ) 凡此种种,如非「寻流探源」,又如何能够发现、如何能够揭示出来﹖!印公的巨著《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以及《初期大乘佛教之 起源与开展》等等,都是这些方面的不朽之作!在佛教思想 史的研究上,能够达到这样的理论高度的,又有几人! 为了「把握纯正的佛法」,印公决心从流传下来的佛典中去探求本源。诸如:怎样从「人间成佛」而演进到「天上成佛」﹖从无我 4页而发展到真常大我﹖从禁欲的「梵行」而演变到纵欲的男女 结合的「双身法」(亦即世俗所说的「欢喜佛」)﹖诸如此类 ,印公都要从佛教的史实中去加以探讨、抉择。印公说:「 泛神化(低级宗教『万物有灵论』的改装)的佛法,不能蒙蔽 我的理智」, 他决心要「为纯正的佛法而努力」! 而且,「不以传于中国者为是,不以盛行中国者为是」,而只是「 着眼于释尊之特见、景行」。印公还认为,如果不去博览群 书,「精研广学」,便「无以辨同异,识源流」﹔更「无以抉其精微,简其纰谬」。正因为如此,所以印公方才能够摆脱传统的桎梏,而独树一帜,言前人所未言,发前人所未发 ,振聋发瞶,狮吼当代! 二 印公一再申明:「我不属于宗派徒裔」,「我不想做一 宗一派的子孙,不想做一宗一派的大师」。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专宗之习盛而经论晦」。特别是,如果发展成为一种「思想体系」,势必要为自家的思想理论所局限,自以 为是,贬抑他人,从而引起无谓的争论。这,在中国佛教思想史上(印度佛教思想史上也差不多),可说是屡见不鲜的。 不仅不同的宗派之间,互相非议,互相排斥,例如空有、性相之间,各是其所是,非其所非。就是在同一宗派的内部,也往往是各不相让,势同水火!例如天台宗的「山家」、「 山外」之争,禅宗的南北、顿渐之争。而一旦成了宗派首脑,便拥宗自重,往往出于门户之见,而不惜排斥(甚至摧残) 异己!罗什门下之于觉贤,玄奘之于那提,便是显例!贤如 罗什、玄奘,尚且摆脱不了这种令人憎恶的恶习,等而下之者,更可想而知!正是有鉴于此,所以印公才决心不做一宗一派的「徒裔」!印公着重于对印度佛教的探究, 5页 就是因为印度佛教是一切佛教的根源,弄清「根源」,方能明了其流变。而且,从印度佛教的长期演变中,综览全局, 把握整体。中国佛教源于印度,所以印公尊重中国佛教,更尊重印度佛教。印公还特别申明:他信的是佛,而不是个别 的任何人(包括所谓的「祖师」)。同时,印公还郑重申明: 他信的是「佛法」,「所以,在原则上,我是在追究我所信仰的佛法,我是以佛法为中心的。……我要以根本的佛法,真实的佛法,作为我的信仰。」「我的立场是佛法,不是宗 派」。不做「一宗一派的子孙」,而以「根本的佛法」作为自己的信仰,所以印公才能超然于各个宗派之上而洞察佛教的全局,把握佛教的整体。在中国佛教门庭林立,门户之见 甚深的情况之下,印公可算是能够高瞻远瞩、全局在胸的一位佛学大师了! 三当年,太虚大师曾经为了校正佛教中只重视死后、来生 而脱离现实的流弊,特提倡「人生佛教」以为对治。不过,印公认为,中国佛教,向来是过分迎合民间信仰的,所以神 话的色彩相当浓厚,什么天啦,神啦,对一些神秘的境界也极尽赞美之能事。这样一来,虽是「人生佛教」,仍然免不了受过去包袱的拖累,而抹上一层出世、消极和迷信的色彩 。有鉴于此,印公提出了他的「人间佛教」的主张,并为此撰写了一部专著----《佛在人间》 (收入《妙云集》下编之 一),以阐明「人间佛教」的重大意义。 印公认为,传统的中国佛教,一向讲究「了生脱死」。由于重视于死(有人甚至说「学佛就是学死」!),也就重视 于「鬼」。中国民俗,以为人死后就变成了「鬼」。佛教免不了也受到这种影响,所以不少的佛教徒,往往都自觉不自觉地准备在自己死了之后去做 6页 「鬼」。某些佛教学者,甚至主张信佛就要先「信鬼」,简直把佛教变成了「鬼教」!孔老夫子尚且说:「未知生,焉 知死」,而佛教,却不管活人,只顾死鬼!这样,佛教又怎 能不日趋没落呢﹖有鉴于此,印公特提出「人间佛教」以为 对治。印公认为,真正的佛教,应该是「人间」的,只有「人间佛教」,才能表现出佛教的真正精神!那些又神又鬼, 神鬼不分的佛教,只能给佛教带来无穷的祸害! 本来,释迦是人,他也是在人间成佛、在人间创立佛教的﹔这也就是说,佛教本来就应该是「人间」的。可是,在 以后的演变中,佛教逐渐蜕化成了光是注重神鬼的鬼神之教,脱离了现实,脱离了人生,终于走上了绝路。所以,印公特别强调:我们必须认定「佛在人间」,从而建立「人间佛 教」。在印公看来,只有重建「人间佛教」,才能使佛教重新获得生机,获得活力。为此,印公大声疾呼:「我们是人 ,需要的是人的佛教!」四 本来,佛教是并不「敬神」(天)、「敬鬼」的﹔而且, 在皈依佛宝之后,就不能再去皈依「天魔外道」。天,就是天神﹔魔,则有神有鬼。佛教把天神概括为「天龙八部」,它们之中,有天,有神(还有禽兽)。鬼,则是「六道」众生 之一,而且同地狱、旁生(动物)一起,并列为「三恶道」。 天神,原是佛陀的「护法」(侍从、警卫),是给佛陀看门、 护院的﹔鬼,就更等而下之了!有什么值得去「敬」、去「 信」的呢﹖可是,印度佛教到了中、后期之后,由于社会、历史的原因,也渐渐地被神化了!许多原来只能充当侍从、 警卫的角色(例如「天龙八部」),现在,摇身一变,有的成 了「菩萨」,有的成了过去的(或未来的)「佛」,于是,它 们也就大摇大 7页 摆地走进了佛的殿堂,同佛一起,分享信徒们的礼敬和供养 !佛教传来中国之后,许多民间传说中的各色「神」等,也 纷纷走进了佛教寺院,成了佛教的善男信女们的礼敬对象。 于是乎,长时期以来,便一直存在着神佛不分、神佛「混杂」的混乱现象。对于佛教的这种「精神污染」,也就一直在腐蚀着佛教! 对于这种「神化」佛教的混乱现象,印公是深恶痛绝、坚决反对的。印公认为,佛教是宗教,而且是完全不同于「神教」的宗教。那些把佛教「俗化」与「神化」 (甚至「鬼 化」),是决无助于佛教的昌明的。印公强调:佛教是以人 为本的,决不应把它「天化」、「神化」(更不能「鬼化」) !佛教不是「神(天)教」,更不是「鬼教」!印公认为,那 些因适应低级趣味而把佛教「神化」、「俗化」 (以至「鬼 化」)了的, 正是导至佛教逐渐走向厄运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印公毕生致力于佛教的弘护事业,其愿力之一,就是要「净化」佛教,就是要恢复佛教的「本来面目」! 五 前面说过,印公曾经明确表示:他决不「标榜神奇」! 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本来,佛教也是讲究「神通」 (例如 「六神通」) 的,但是,在《律藏》中,释迦牟尼佛却又明 文禁止佛弟子们轻易地示现「神通」,也就是,不许弟子们动不动就以「神通」来炫耀自己,吓唬别人。看来,这一禁戒,也算是一种防微杜渐的措施吧。不过,到了后来,这一 禁戒,似乎越来越失去了约束力。一些真有「神通」的,自然要拿「神通」来显示自己的不同一般,就是没有什么「神通」的,也要挖空心思、装神弄鬼来愚弄别人。对于这种情 况,印公也是深恶痛绝的。印公对于有些人动不动就说「前生后世」,说「神 8页 通」的行径,很不以为然,认为这不是「真正的佛法」。对 于那种「寒山式」、「济公式」、「疯子喇嘛式」的「怪模怪样」的举动,印公也是非常反感的。印公认为,正派的佛弟子,不应「侈谈神通」,因为外道也有神通,如果以神通 来建立佛教,那佛教也就和外道一样了!这又是一种多么卓 越的见解呵! 与此有关的,还有所谓「修行」的问题。印公对于那种「某人在修行」、「某人开悟了」之类的谈论,也是有自己 的看法的。印公认为,不只是佛教讲究「修行」,别的宗教,也都讲究「修行」,世界上的各种宗教 (例如中国的道教 、印度的婆罗门教、阿拉伯世界的伊斯兰教、西方的基督教 等等),都有他们各自的「修行」。所以,单是讲「修行」 ,并不一定就是佛教。其实,佛教也好,其它宗教也好,无 非是都要教人平实、正常的生活,「修行」,应该也是这样。要「正常」,而不要装神弄鬼,怪模怪样。过去所谓「和尚不作怪,居士不来拜」,那正是暴露出佛教已经走上了末 流,所以才有这种弊端。当然,如果是真的「修行」,印公还是肯定的。印公认为,真的「修行」,身心是会得到一些「特殊经验」的,对于这一点,信仰宗教的人们是应该相信 的,因为,「修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获得这种不可以「言传」而只能「心受」的「特殊经验」的。印公还说:「 真正的修行,应该是无限的奉献!」要「无限的奉献」,这 又是一种多高尚的精神呵!而印公所不赞成的,则是那种假借「修行」之名而招摇过市(意在「索取」)的荒诞行径。印 公讲,他有很多看法,和别人的看法不同,在对待「修行」的问题上,印公的看法,和别人也存在着很大的「不同」。不过,我个人认为,如何看待「修行」,和如何看待「神通 」一样,印公的看法,恐怕要和佛教的基本教义更加吻合一些的吧! 9页六 在治学的态度与方法上,印公是这样说的:「从现实世间的一定时空中,去理解佛法的本源与流变,渐成为我探求 佛法的方针。」印公的这种治学态度,可说是非常正确的。因为,任何一种学术思想(其中包括宗教----佛教在内),都是时代的产物。因此,只有从「现实世间的一定时空中」, 去探讨它的「本源与流变」,方才能够把握它的特质,洞察 它的全貌。印公还说:「从现实世间的一定时空中,去理解 佛法的根源与流变,就不能不注意到佛教的史地。」从具体 的历史进程和地理环境中,去考察各个时代的佛教发展状况,就更加能够切实地了解佛教的真实情况。印公在对于佛教的见解上之所以能够远胜他人(包括古人和今人),同他的这 种治学态度是分不开的。在治学的具体方法上,印公主张作笔记、摘卡片。印公 说,他记忆力不强(这自然是印公的谦虚),而三藏的文义又 广,只有多多的依赖笔录,才能洞悉经、论内容而运用自如。例如,他从《阿含经》和《律藏》中,抄录了有关四众弟子们的事迹,法义的回答:又从《大毘婆沙论》中,录出各 个论师们的不同见解和有关异部的史料----《说一切有部为 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中的<说一切有部的四大论师>和 <大毘婆沙论的诸大论师>这两章,就是凭这些数据写成的。又如,长达百卷的《大智度论》,论文太长,又是随经散说,于是,他也用分类的方法,加以集录。如以「空」为总 题,把《论》中所有说「空」的文字,都集中在一起。实相、法身、净土、菩萨行位等等,连所引经、论,也一一录出,将有关的论义,分门别 10页 类地集录出来(四部《阿含》,也都是这样的分类摘录)。《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中,对于文殊有关的圣典,也曾尽力摘录,分类、比较,于是,这位菩萨在初期大乘佛教 中的风范,便充分的显现了出来。再如,印公在读《般若经》时,觉得《般若》「空」义,同龙树所讲的「空」义,似乎有着某种程度的差异,于是便详细录出《般若》「空」义 ,又比较《般若经》的先后译本,终于发现:《般若经》的 「自性空」,起初是「胜义的自性空」,然后逐渐演进到「无自性的自性空」。印公认为,平时集录数据,先要分类集 录,然后再加以辨析、整理,这样,「书到用时」就「不恨少」了!印公还希望人们:要想从无边的资料中去抉发深隐 的问题,就必然多多的思惟以养成敏锐的感觉。这,也可说是治学者们的必备条件吧! 印公还特别提到,从事于佛教研究者,也须要「温故知 新」。「温故」,就是广读经论(以及古代的注解),但这还 不够,还须要「知新」,也就是要从广读古代的典籍中,获得一种新的理解,新的认识,否则,那就要停止了,就永远 也不会再有什么进步了!印公的这种尊重传统而又不为传统 所限制所束缚,而是日新月异、精益求精的精神,又是多么值得我们学习呵! 在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上,印公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堪称 典范的楷模! 七 印公写了一部《平凡的一生》,表示自己的「一生」是「平凡」的。其实,这不过是印公的自谦。实际上,印公的 一生,是很不平凡的----应该说是「不平凡的一生」!环观 当今的佛界,有哪个人能有像印公这样的经历 (有些经历, 简直就是「漫天风雨」、惊涛骇浪 11页 的)﹖ 又有哪些人能在佛教研究上达到像印公这样的高度、 取得像印公这样的辉煌成就! 印公曾说,在传统的中国佛教徒当中,要想研究佛教是不容易的,因为,传统的佛教徒们,认为佛是「修行」出来 的,而不是「研究」出来的,哪里还需要什么「研究」佛教 !因此,住在充满了传统的气氛的佛教寺院里,要想对佛教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实在是困难得很!是呵,人家整天 都在那里忙于赶经忏,作佛事,接待善男信女以「广结善缘 」,你却要关起门来搞什么「研究」,这又怎能不同人家「格格不入」、又怎能不被人家视为「异己」 (甚至是「敌人 」----所以每每遭受到人们的「敌视」!)呢﹖!(正因为如 此,所以多少年来,印公不得不「离群索居」、不住寺院而住精舍。)而印公,就是在这种环境(完全可以说是一种「逆 境」)中, 几十年如一日,坚韧不拔地从事于佛教研究的, 而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谈到佛教研究,印公还有一种看法,这就是,印公认为,一个佛教研究者,不管他是走「考证的路」,还是作「义理的阐发」,都必须以佛教的立场来研究佛教,切忌作各种 的附会。例如把佛教说成同某某大哲学家或某种哲学思想相类似,然后就「沾沾自喜」,以为这样,佛教就会「伟大」、「高超」起来。对于这种「攀龙附凤」的附会,印公是非 常不以为然的。同时,印公还认为,一个佛教研究者,决不要「表现自己」,要有「但问耕耘、不求收获」的精神---- 这其实,也就是只讲奉献而不求名闻的精神! 环顾当今的 佛界,能够表里如一、言行一致地作到这一点的,印公之外,又能有几人! 印公说:「我只是默默的为佛法而研究,为佛法而写作,尽一分自己所能尽的义务。」为了弘护佛教,默默地耕耘 ,默默地奉献,不求名闻,不计利养,这又是一种多么高尚的精神呵! 而印公的伟大, 12页 印公的不平凡,也正在这里。写到这里,还应该提及印公的学术巨著《中国古代民族 神话与文化之研究》这部书。人所共知,印公是一位毕生献身于佛教研究事业的佛学大师,他的全部事业,都在对于佛 教的研究 (用印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专心佛法」)。 而 这部巨著,却是关于「中国固有文化」的。印公在大病之后,「在探求古代神话及与神话有关的问题时,接触到不同民 族的文化根源」,于是,便以西周实际存在的「民族为骨肉」,以各民族的本源「神话为脉络」,以不同民族的「文化为灵魂」,而写成了这部有关中国古代古文化的巨著 (这, 正是印公「智增上」的又一种具体表现), 从而也就把印公 这位佛学大师,引进了中国古代文化研究的领域,成为一位 令人瞩目的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学者。试问:在当今的佛教 学者中,又有谁能有这样宏传的学术成就!而这,也正标志 着印公一生的不平凡和伟大! 就其胸怀、视野以及所达到的学术水平的高度和所取得 的卓越的学术成就来说,在佛教思想史上,印公确乎是一位 不世出的划时代伟人! (平心而论,印公的佛教思想,许多 方面,都是前无古人的。)这应该说是当今佛界的骄傲! 八 印公在他的《游心法海六十年》的<结语>中,满怀伤 感地说:「我有点孤独」 (在《平凡的一生》中的「学友星 散」里,字里行间,也流露出了这种「孤独」、寂寞之感)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对于印公在佛教的研修上,「能 知道而同愿同行的,非常难得」!曲高和寡,吾道甚孤 (而 其实,印公德泽广被,决不孤独) !在印公看到拙著《印顺 佛学思想研究》一书之后,于1991年11月16 13页日写给我的第一封信中,也曾说过这样的话:「自觉所说的 都有经论可据,却不能为传统佛教界所接受,每引起误会与 敌视!」言下之意,也颇为伤感。我在覆信中,对印公说: 「曲高和寡,自古而然。卓立不群,愈益显示出师座为人的高洁,正所谓『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在 当今佛界,印公堪称为名副其实的「僧宝」,而佛界,却不 知道珍惜和爱护。这,不仅使印公深为感伤,而且,也实在是佛界的一种不应该有的悲哀!当然,印公也还说过这样的 话:「不过,孤独也不是坏事,佛不是赞叹『独住』吗﹖每日在圣典的阅览中,正法的思惟中,如与古昔圣贤为伍。让我在法喜怡悦中孤独下去罢!」读了印公这种充满伤感而又 无可奈何的语句,你能对印公不深表同情而对佛界不甚感惋惜吗﹖! 「仁者寿」!衷心祝愿印公四大轻安,久住世间,颐养 天年,法喜充满! 附记:今年春天,忽然接到恒清法师 (我与恒师,素昧平生) 从台北寄来的函件,内称:「明年三月 ,恭逢教界耆宿印顺导师九秩寿,教界学人等,发起出版论文集,以资祝嘏。」并约我写稿。为了感谢恒师的盛情稿约,乃不揣愚陋,撰此短文,以略表我对 印公无限的钦仰之情。 (拙著《印顺佛学思想研究》一书,乃为向印公八五诞辰献礼之作,为了避免重复,本文乃从另一角度,略为论述。而纸短话长,言不 尽意,远未能表述印公懿德景行于万一,深觉歉疚! 同时,稿约「字数以一万字至三万字为宜」,而拙文却只有几千字,此又甚有负于恒师的厚望。在此,并 向恒师深致歉意! ) 1994年7月15日于北京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佛教修心思想与现代文明的互动[179]

  • 佛教究竟何时传入中国[870]

  • 辽代诸帝对佛教的支持[374]

  • 细说《水浒传》中的佛教职称,原来佛门管理这么讲究[510]

  • 佛教与清明节[533]

  • 禅宗对佛教的独特贡献[611]

  • 佛教服装文化的发展与演变[612]

  • 鱼在佛教中的比喻义[725]

  • 佛教中的孝道[651]

  • 虎虎生威:佛教中国化历史中的“虎文化”[716]

  • 佛教与中国艺术[726]

  • 佛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特殊意义[822]

  • 佛教眼中的物质世界[1028]

  • 佛教与贵州[1739]

  • 佛教对中国文化的影响[1228]

  • 朱元璋与佛教[1370]

  • 中国佛教初传史辨述评——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1608]

  • 佛教的治心法[1843]

  • 释道宣的佛教表现艺术思想和理论贡献[1753]

  • 用科学观点看佛教[128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