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不可忘失自己清净之心,这就是[131]

  • 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历史脉络及重[115]

  • 人生如茶,不争,才是至境![132]

  • 《金刚经》的智慧:一生的修行[124]

  • 人生有四劫,渡过就是福![122]

  • 我为什么说爱就是一场交易?[123]

  • 把小事做好,你就赢了[136]

  • 接受自己的不完善[155]

  • 儒释道十种修行,走好人生路[139]

  • 诗与禅随笔[139]

  • 面上无嗔供养具,口里无嗔吐妙[139]

  • 不顺的时候,记得心中要默念这[125]



  • 本站推荐

    父亲节丨父爱如山,

    佛国的微笑

    生命的最高境界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荷泽大师神会传
     
    [ 作者: 胡适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9457   时间:2007-1-6   录入:ningguannan


    ·期刊原文


    荷泽大师神会传
    胡适
    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1册
    (原刊《胡适文存》卷二,1953.12)
    大乘文化出版社出版
    1980年10月初版
    页29-74


     
           
     
            29页
     
                                  参考书
     
           
     
                神会语录  敦煌本
     
                六祖坛经  敦煌本  又明藏本
     
                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  敦煌本
     
                历代法宝记  敦煌本
     
                宗密的慧能神会略传  圆觉大疏钞卷三下 (省称「圭传
            」), 文多错误,用宗密圆觉经略疏钞 (省称「略钞」) 及
            清远圆觉经疏钞随文要解 (省称「随解」) 两本参校。
     
                宗密  禅门师资承袭图(省称「圭图」)
     
                宗密  禅源诸诠集都序(省称「禅源序」)
     
     
            30页
     
     
                赞宁  宋高僧传卷八 (省称「宋僧传」) 
     
                道原  景德传灯录卷五 (省称「灯录」)
     
                全唐文
     
                唐文拾遗
     
                曹溪大师别传  续藏经二编乙,十九套,五册。
     
     
                              一  神会与慧能
     
                神会,襄阳人,姓高氏。 (圭传作姓万,又作姓嵩,皆
            字之误。各书皆作高。) 宋高僧传说他
                      年方幼学,厥性惇明。从师传授五经,克通幽赜
                  ﹔次寻庄、老,灵府廓然。览后汉书,知浮图之说,
                  由是于释教留神,乃无仕进之意。辞亲投本府国昌寺
                  颢元禅师下出家。其讽诵群经,易同反掌。全大律仪
                  ,匪贪讲贯。闻岭表曹侯溪慧能禅师盛扬法道,学者
                  骏奔,乃效善财南方参问。裂裳裹足,以千里为跬步
                  之间耳。……
     
                      居曹溪数载,后遍寻名迹。       
     
            宋僧传所据,似是碑版文字,其言最近情理。王维受神会之
            托,作慧能碑文,末段云﹕
     
                      弟子曰神会,遇师于晚景,闻道于中年。
           
     
            31页
           
     
            圭传与灯录都说神会初见慧能时,年十四,则不得为「中年
            」。慧能死于先天二年(七一三),年七十六。宋僧传说神会
            死于上元元年(七六○),年九十三岁。据此,慧能死时,神
            会年已四十六岁,正是所谓「遇师于晚景,闻道于中年。」
            圭传说神会死于干元元年,年七十五,则慧能死时他只有三
            十岁﹔灯录说他死于上元元年,年七十五,则慧能死时他只
            有二十八岁,都不能说是「中年」。以此推之。宋传似最可
            信,王维碑文作于神会生时,最可以为证。
     
                圭传又说神会先事北宗神秀三年,神秀被召入京 (在七
            ○○年), 他才南游,依曹溪慧能其时年十四。宗密又于慧
            能略传下说﹕
     
                      有襄阳神会,年十四,往谒。因答「无住 (本作
                  位,依灯录改) 为本,见即是主。」 (主字本作性,
                  依灯录改。) 杖 (本作校,略钞作杖,随解云,以杖
                  试为正。) 试诸难,夜唤审问,两心既契,师资道合
                  。
     
                      神会北游,广其见闻,于西京受戒。景龙年中 (
                  公历七○七~七○九), 却归曹溪。大师知其纯熟,
                  遂默授密语。缘达摩悬记,六代后命如悬丝,遂不将
                  法依出山。 (圆觉大疏钞卷三下。)       
     
            宗密在禅门师资承袭图里引「祖宗传记」云﹕
     
                      年十四来谒和尚。和尚问﹕「知识远来大艰辛,
                  将本来否﹖」答﹕「将来。」「若有本,即合识主。
                  」答﹕「神会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大师云﹕「
                  遮沙弥争敢取次语﹗」便
     
     
            32页
                 
     
                  以杖乱打。师于杖下思惟,「大善知识,历劫难逢。
                  今既得遇,岂悟身命﹖」       
     
            传灯录全采此文,几乎不改一宇。宗密自言是根据于「祖宗
            传记」,可见此种传说起于宗密之前。宗密死于会昌五年 (
            八四一), 已近九世纪中叶了。其时神会久已立为第七祖,
            此项传说之起来,当在八世纪下期至九世纪之间。宋僧传多
            采碑传,便无此说,故知其起于神会死后,是碑记所不载的
            神话。
     
                大概神会见慧能时,已是中年的人﹔不久慧能便死了。
            敦煌本坛经说﹕先天二年,慧能将死,与众僧告别,法海等
            众僧闻已,涕泪悲泣,唯有神会不动,亦不悲泣。六祖言﹕
            「神会小僧,却得善等, (明藏本作「善不善等」。) 毁誉
            不动。余者不得。……」
     
            最可注意的是慧能临终时的预言,----所谓「悬记」﹕
     
                      上座法海向前言,「大师,大师去后,衣法当付
                  何人﹖」大师言,「法即付了,汝不须问。吾灭后二
                  十余年,邪法辽乱,惑我宗旨,有人出来,不惜身命
                  ,第佛教是非,竖立宗旨,即是吾正法。衣不合转。
                  ……       
     
            此一段今本皆无,仅见于敦煌写本坛经,此是坛经最古之本
            ,其书成于神会或神会一派之手笔,故此一段暗指神会在开
            元、天宝之间「不惜身命,第佛教是非,竖立宗旨」的一段
            故事。
           
     
            33页
           
     
                更可注意的是明藏本的坛经 (缩刷藏经本) 也有一段慧
            能临终的悬记,与此绝不相同,其文云﹕
     
                      又云﹕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萨从东方来,一出家
                  ,一在家,同时兴化,建立吾宗,缔缉伽篮,昌隆法
                  嗣。       
     
            这三十七个字,后来诸本也都没有。明藏本坛经的原本出于
            契嵩的改本。契嵩自称得着「曹溪古本」,其实他的底本有
            两种,一是古本坛经,与敦煌本相同﹔一是曹溪大师别传﹖
            有日本传本。依我的考证,曹溪大师别传作于建中二年 (七
            八一), 正当慧能死后六十八年,故作者捏造这段悬记。契
            嵩当十一世纪中叶,已不明了神会当日「竖立宗旨」的故事
            了,故改用了这一段七十年后的悬记。 (参看我的「跋曹溪
            大师别传」。)
     
                二十余年后建立宗旨的预言是神会一派造出来的,此说
            有宗密为证。宗密在禅门师资承袭图里说﹕
     
                      传末又云﹕和尚 (慧能) 将入涅盘,默授密语于
                  神会,语云﹕「从上已来,相承准的,只付一人。内
                  传法印,以印自心,外传袈裟,标定宗旨。然我为此
                  衣,几失身命。达摩大师悬记云﹕至六代之后,命如
                  悬丝。即汝是也。是以此衣宜留镇山。汝机缘在此,
                  即须过岭。二十年外,当弘此法,广度众生。」       
     
            这是一证。宗密又引此传云﹕
           
     
            34页
     
     
                      和尚临终,门人行滔、超俗、法海等问和尚法何
                  所付。和尚云,「所付嘱者,二十年外,于北地弘扬
                  。」又问课人。答云,「若欲知者,大庚岭上,以网
                  取之。」 (原注﹕相传云,岭上者,高也,荷泽姓高
                  ,故密示耳。)        
     
            这是二证。凡此皆可证坛经是出于神会或神会一派的手笔。
            敦煌写本坛经留此一段二十年悬记,使我们因此可以考知坛
            经的来历,真是中国佛教史的绝重要史料。关于坛经问题,
            后文有详论。
           
     
                            二  滑台大云寺定宗旨
           
     
                宋僧传说神会
                      居曹溪数载,后遍寻名迹。开元八年(七二○),
                  敕配住南阳龙兴寺。续于洛阳大行禅法,声彩发挥。       
     
            开元八年,神会已五十三岁,始住南阳龙兴寺。神会语录第
            一卷中记南阳太守王粥(弼﹖)及内乡县令张万顷问法的事,
            又记神会在南阳,见侍御史王维,王维称「南阳郡有好大德
            ,有佛法甚不可思议。」
     
                圭传说﹕
     
                      又因南阳答王赵公三车义,名渐闻于名贤。
           
     
            35页
           
     
            王赵公即王琚,是玄宗为太子时同谋除太平公主一党的大功
            臣,封赵国公。开元、天宝之间,他做过十五州的刺史,两
            郡的太守。十五州之中有邓州,他见神会当是他做邓州剌史
            的时代,约在开元晚年。 (他死在天宝五年。) 三车问答全
            文见神会语录第一卷。
     
                据南宗是非论 (神会语录第二卷) 神会于开元二十年 (
            七三二) 正月十五日在滑台大云寺设无遮大会,建立南宗宗
            旨,并且攻击当日最有势力的神秀门下普寂大师。这正是慧
            能死后的二十年。圭传说﹕
     
                      能大师灭后二十年中,曹溪顿旨沉废于荆、吴,
                  嵩岳渐门炽盛于秦、洛。普寂禅师,秀弟子也,谬称
                  七祖,二京法主,三帝门师,朝臣归崇,敕使监卫。
                  雄雄若是,谁敢当冲﹖岭南宗途,甘从毁灭。       
     
            此时确是神秀一派最得意之时。神秀死于神龙二年(七○六)
            ,张说作大通禅师碑,称为「两京法主,三帝国师。」 (帝
            谓则天帝、中宗、睿宗。) 神秀死后,他的两个大弟子,普
            寂和义福,继续受朝廷和民众的热烈的尊祟。义福死于开元
            二十四年,谥为大智禅师﹔普寂死于二十七年,谥为大照禅
            师。神秀死后,中宗为他在嵩山岳寺起塔,此寺遂成为此宗
            的大本营,故宗密说「嵩岳渐门炽盛于秦、洛。」
     
                张说作神秀的碑,始详述此宗的传法世系如下﹕
     
                      自菩提达摩天竺东来,以法传慧可,慧可传僧璨
                  ,僧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继明重迹
     
     
            36页
     
     
                  ,相承五光。(全唐文二三一。)
     
            这是第一次记载此宗的传法世系。李邕作嵩岳寺碑,也说﹕
     
                      达摩菩萨传法于可,可付于璨,璨受 (授﹖) 于
                  信,信恣 (资﹖) 于忍,忍遗于秀,秀钟于今和尚寂
                  。(全唐文二六三。)        
     
            这就是宗密所记普寂「谬称七祖」的事。神会语录(第三卷)
            也说﹕
                      今普寂禅师自称第七代,妄竖和尚 (神秀) 为第
                  六代。       
     
            李邕作大照禅师碑,也说普寂临终时诲门人曰﹕吾受托先师
            ,传兹密印。远自达摩菩萨导于可,可进于璨,璨钟于信,
            信传于忍,忍授于大通,大通贻于吾,今七叶矣。(全唐文
            二六二。)
     
            严挺之作义福的碑 (全唐文二八○),也有同样的世系﹕
     
                      禅师法轮始自天竺达摩,大教东派三百余年,独
                  称东山学门也。自可、璨、信、忍,至大通,递相印
                  属。大通之传付者,河东普寂与禅师二人,即东山继
                  德七代于兹矣。
     
                这个世系本身是否可信,那是另一问题,我在此且不讨
            论。当时神秀一门三国师,他们的权威遂使这世系成为无人
            敢疑的法统。这时候,当普寂和义福生存的时候,忽然有一
            个和尚出来指斥这法统是伪造的,指斥弘忍不曾传法给神秀
            ,指出达摩一宗的正统法嗣是慧能而不是神秀,指
     
     
            37页
                 
     
            出北方的渐门是旁支而南方的顿教是真传。----这个和尚便
            是神会。
     
                圭传又说﹕
     
                      法信衣服,数被潜谋。传授碑文,两遇磨换。
     
                圭图也说﹕
     
                      能和尚灭度后,北宗渐教大行,因成顿门弘传之
                障。曹溪传授碑文,已被磨换。故二十年中,宗教沉隐
                。       
     
            磨换碑文之说,大概全是捏造的话。慧能死后未必有碑志。
            许多年之后,王维受神会之托作慧能的碑文,其文尚存 (全
            唐文三二六), 文中不提及旧有碑文,更没有磨换的话。
     
                历代法宝记 (大正大藏经五十一卷,页一八二) 说慧能
            死后,「太常寺丞韦据造碑文,至开元七年,被人磨改,别
            造碑文。近代报修,侍郎宋鼎撰碑文。」宋鼎撰碑,也是神
            会争法统时期的事。宋僧传的慧能传记「会于洛阳荷泽寺崇
            树能之影堂,兵部侍郎宋鼎为碑焉。」赵明诚金石录七,第
            一千二百九十八件是「唐曹溪能大师碑」,注云﹕「宋泉 (
            鼎) 撰,史惟则八分书,天宝十一载二月。」集古录目作天
            宝七载。 (碑在邢州。)
     
                今据巴黎所藏敦煌本之南宗定是非论及神会语录第三残
            卷所记,滑台大云寺定南宗宗旨的事,大致如下。
     
     
            38页
           
     
                唐开元二十年正月十五日,神会在滑台大云寺演说「菩
            提达摩南宗」的历史,他大胆地提出一个修改的传法世系,
            说﹕
                      达摩……传一领袈裟以为法信,授与惠可,惠可
                  传僧璨,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弘忍传惠能,六代
                  相承,连绵不绝。       
     
            他说﹕
                      神会今设无遮大会,兼庄严道场,不为功德,为
                  天下学道者定宗旨,为天下学道者辨是非。
     
            他说﹕
     
                      秀禅师在日,指第六代传法袈裟在韶州,口不自
                  称为第六代。今普寂禅师自称第七代,妄竖和尚为第
                  六代,所以不许。
     
            他又说,久视年中,则天召秀和尚入内,临发之时,秀和尚
            对诸道俗说﹕
     
                      韶州有大善知识,元是东山忍大师付属,佛法尽
                  在彼处。       
     
            这都是很大胆的挑战。其时慧能与神秀都久已死了,死人无
            可对证,故神会之说无人可否证。但他又更进一步,说传法
            袈裟在慧能处,普寂的同学广济曾于景龙三年十一月到韶州
            去偷此法衣。此时普寂尚生存,但此等事也无人可以否证,
            只好听神会自由捏造了。
           
     
            39页
     
     
                当时座下有崇远法师,人称为「山东远」,起来质问道
            ﹕
     
                      普寂碑师名字盖国,天下知闻,众口共传,不可
                  思议。如此苦相非斥,岂不与身命有雠﹖       
     
            神会侃侃地答道﹕
     
                      我自料简是非,定其宗旨。我今谓弘扬大乘,建
                  立正法,令一切众生知闻,岂惜身命﹖       
     
            这种气概,这种搏狮子的手段,都可以震动一时人的心魄,
            故滑台定宗旨的大会确有「先声夺人」的大胜利。先声夺人
            者,只是先取攻势,叫人不得不取守势。神会此时已是六十
            七岁的老师。我们想象一个眉发皓然的老和尚,在这庄严道
            场上,登师子座,大声疾呼,攻击当时「势力连天」的普寂
            大师,直指神秀门下「师承是傍,法门是渐」 (宗密承袭图
            中语), 这种大胆的挑战当然能使满座的人震惊生信。即使
            有少数怀疑的人,他们对于神秀一门的正统地位的信心也遂
            不能不动摇了。所以滑台之会是北宗消灭的先声,也是中国
            佛教史上的一大革命。圭传说他「龙鳞虎尾,殉命忘躯」,
            神会这一回真可说是「批龙鳞,履虎尾」的南宗急先锋了。       
           
     
                       三、 菩提达摩以前的传法世系
           
     
                在滑台会上,崇远法师问﹕
     
                      唐国菩提达摩既称其始,菩提达摩西国复承谁后
                  ﹖又经几代﹖ (语录第三卷。)        
     
     
            40页
     
           
     
            这一问可糟了﹗自神秀以来,只有达摩以下的世系,却没有
            人提起达摩以前的世系问题。神会此时提出一个极大胆而又
            大谬误的答案,他说﹕
     
                      菩提达摩为第八代。……自如来付西国与唐国,
                  总经有一十三代。       
     
            这八代是﹕
     
                       如来
     
                    (1) 迦叶
     
                    (2) 阿难
     
                    (3) 末田地
     
                    (4) 舍那婆斯
     
                    (5) 优婆崛
     
                    (6) 须婆蜜(当是「婆须蜜」之误。)
     
                    (7) 僧伽罗叉
     
                    (8) 菩提达摩
     
            崇远又问﹕
     
                    据何得知菩提达摩西国为第八代﹖
     
     
            41页
           
     
            神会答道﹕
     
                      据禅经序中,具明西国代数。又惠可禅师亲于嵩
                  山少林寺问菩提达摩,答一如禅经序中说。       
     
                在这一段话里,神会未免大露出马脚来了﹗禅经即是东
            晋佛陀跋陀罗在庐山译出的达摩多罗与佛大先二人的「修行
            方便论」,俗称为禅经。其首段有云﹕
     
                      佛灭度后,尊者大迦叶,尊者阿难,尊者末田地
                  ,尊者舍那婆斯,尊者优婆崛,尊者婆须蜜,尊者僧
                  伽罗叉,尊者达摩多罗,乃至尊者不若蜜多罗,诸持
                  法者,以此慧灯,次第传授。我今如其所闻而说是义
                  。       
     
            神会不懂梵文,又不考历史,直把达摩多罗 (Dharmatrata)
             认作了菩提达摩 (Bodhidharma)。 达摩多罗生在「晋中兴
            之世」, (见出三藏记十,焦镜法师之后出杂阿毗昙心序。
            ) 禅经在晋义熙时已译出,其人远在菩提达摩之先。神会这
            个错误是最不可恕的。他怕人怀疑,故又造出惠可亲问菩提
            达摩的神话。前者还可说是错误,后者竟是有心作伪了。
     
                但当日的和尚,尤其是禅宗的和尚,大都是不通梵文又
            不知历史的人。当时没有印板书,书籍的传播很难,故考证
            校勘之学无从发生。所以神会认达摩多罗和菩提达摩为一个
            人,不但当时无人斥驳,历千余年之久也无人怀疑。敦煌写
            本中往往有写作「菩提达摩多罗」的﹗
     
     
            42页
     
     
                但自如来到达摩,一千余年之中,岂止八代﹖故神会的
            八代说不久便有修正的必要了。北宗不承认此说,于是有东
            都净觉的七代说,只认译出楞伽经的求那跋陀罗为第一祖,
            菩提达摩为第二祖。 (敦煌写本楞伽师资记,伦敦与巴黎各
            有一本。) 多数北宗和尚似固守六代说,不问达摩以上的世
            系,如杜朏之传法宝记 (敦煌写本,巴黎有残卷。) 虽引禅
            经序,而仍以达摩为初祖。南宗则纷纷造达摩以上的世系,
            以为本宗光宠,大率多引据付法藏传,有二十三世说,有二
            十四世说,有二十五世说,又有二十八九世说。唐人所作碑
            传中,各说皆有,不可胜举。又有依据僧佑传出三藏记中之
            萨婆多部世系而立五十一世说的,如马祖门下的惟宽即以达
            摩为五十一世,慧能为五十六世。 (见白居易传法堂碑) 但
            八代太少,五十一世又太多,故后来渐渐归到二十八代说。
            二十八代说是用付法藏传为根据,以师子比丘为第二十三代
            ﹔师子以下,又伪造四代,而达摩为第二十八代。此伪造的
            四代,纷争最多,久无定论。宗密所记,及日本所传,如下
            表﹕
     
                    (23)师子比丘
     
                    (24)舍那婆斯
     
                    (25)优婆崛
     
                    (26)婆须密
     
                    (27)僧伽罗叉
     
     
            43页
     
     
                    (28)达摩多罗
     
            直到北宋契嵩始明白此说太可笑,故升婆须密为第七代,师
            子改为第二十四代,而另伪造三代如下﹕
     
                    (25)婆舍斯多
     
                    (26)不如密多
     
                    (27)般若多罗
     
                    (28)菩提达摩
     
            今本之景德传灯录之二十八祖,乃是依契嵩此说追改的,不
            是景德原本了。
     
                二十八代之说,大概也是神会所倡,起于神会的晚年,
            用来替代他在滑台所倡的八代说。我所以信此说也倡于神会
            ,有两层证据。第一,敦煌写本的六祖坛经出于神会一系,
            上文我巳说过了。其中末段已有四十世说,前有七佛,如来
            为第七代,师子为第三十代,达摩为第三十五代,慧能为四
            十代。自如来到达摩共二十九代,除去旁出的末田地,便是
            二十八代。这一个证据使我相信此说出于神会一系之手。但
            何以知此说起于神会晚年呢﹖第二,李华作天台宗左溪大师
            碑 (全唐文三二○),已说﹕
     
                      佛以心法付大迦叶,此后相承,凡二十九世。至
                  梁、魏间,有菩萨僧菩提达摩禅师传楞
     
     
            44页
                 
     
                  伽法。       
     
            左溪即是玄朗,死于天宝十三载 (七五四), 其时神会尚未
            死,故我推想此说记于神会晚年,也许即是他自己后来改定
            之说。但南宗定是非论作于开元二十年,外间巳有流传,无
            法改正了,故敦煌石室里还保存此最古之八代说,使我们可
            以窥见此说演变的历史。
     
                二十八代说的前二十三代的依据是付法藏传。付法藏传
            即是付法藏因缘传 (缩刷藏经「藏」九) 号称「元魏西域三
            藏吉迦夜共昙曜译」。此书的真伪,现在已不容易考了。但
            天台智顗在隋开皇十四年 (五九四) 讲摩诃止观,已用此传
            ,历叙付法藏人,自迦叶至师子,共二十三人,加上末田地
            ,则为二十四人。天台一宗出于南岳慧思,慧思出于北齐慧
            文,慧文多用龙树的诸论,故智顗说他直接龙树,「付法藏
            中第十三师。」南岳一宗本有「九师相承」之说,见于唐湛
            然的止观辅行传弘决卷第一。但智顗要尊大其宗门,故扫除
            此说,而采用付法藏传,以慧文直接龙树,认「龙树是高祖
            师。」这是天台宗自造法统的历史。后来神秀一门之六代法
            统,和南宗的八代说与十八代等说,似是抄智顗定天台法统
            的故智。付法藏传早经天台宗采用了,故南宗也就老实采用
            此书做他们的根据了。
     
                宋高僧传在慧能传中说﹕
     
                      弟子神会,若颜子之于孔门也。勤勤付嘱,语在
                  会传。 (按会传无付嘱事。) 会于洛阳荷泽
     
     
            45页
                 
     
                  寺祟树能之真堂,兵部侍郎宋鼎为碑焉。会序宗脉,
                  从如来下西域诸祖外,震旦凡六祖,尽图缋其影。太
                  尉房管作六叶图序。       
     
            神会在洛阳所序「西域诸祖」,不知是八代,还是二十八代
            。可能已是二十八代了。
     
     
                              四、顿悟的教义
     
     
                神会在滑台、洛阳两处定南宗宗旨,竖立革命的战略,
            他作战的武器只有两件﹕一是攻击北宗的法统,同时建立南
            宗的法统﹔一是攻击北宗的渐修方法,同时建立顿悟法门。
            上两章已略述神会争法统的方法了,本章要略述神会的顿悟
            教旨。
     
                宗密在圆觉大疏钞卷三下,禅门师资承袭图,及禅源诸
            诠集都序里,都曾叙述神会的教旨。我们先看他怎么说。宗
            密在大疏钞里说荷泽一宗的教义是﹕
     
                      谓万法既空,心体本寂,寂即法身。即寂而知,
                  知即真智。亦名菩提涅盘。……此是一切众生本源清
                  净心也。是自然本有之法。言「无念为宗」者,既悟
                  此法本寂本知,理须称本用心,不可遂起妄念。但无
                  妄念,即是修行。故此一门宗于无念。       
     
            在承袭图与禅源序里,宗密述荷泽一宗的教义,文字略相同
            。今取禅源序为主,述神会的宗旨如下﹕
           
     
            46页
     
                      诸法如梦,诸圣同说。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
                  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
                  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因境起。知之一字,
                  众妙之门。由无始迷之,故妄执身心为我,起贪瞋等
                  念。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无念无形,
                  谁为我相人相﹖觉诸相空,心自无念。念起即觉,觉
                  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此也。故虽备修万行,唯以
                  无念为宗。但得无念知见,则爱恶自然淡泊,悲智自
                  然增明,罪业自然断除,功行自然增进。既了诸相非
                  相,自然无修之修。烦恼尽时,生死即绝。生灭灭已
                  ,寂照现前。应用无穷,名之为佛。       
     
                宗密死在会昌元年(八四一),离神会的时代不远,他又
            自认为神会第四代法嗣,故他的叙述似乎可以相信,但我们
            终觉得宗密所叙似乎不能表现神会的革命精神,不能叫我们
            明白他在历史上占的地位。我们幸有敦煌写本的神会语录三
            卷,其中所记是神会的问答辨论,可以使我们明白神会在当
            日争论最猛烈、主张最坚决的是些什么问题。这些问题,举
            其要点,约有五项﹕
     
                一、神会的教义的主要点是顿悟。顿悟之说,起源甚早
            ,最初倡此说的大师是慧远的大弟子道生,即是世俗称为「
            生公」的。道生生当晋、宋之间,死于元嘉十一年(四三四)
            。他是「开山祖师」,即是慧能、神会的远祖。慧皎高僧传
            说﹕
     
                      生既潜思日久,彻悟言外,乃喟然叹曰,「夫象
                  以尽意,得意则象忘。言以诠理,入理
                 
     
            47页
                 
     
                  则言息。自经典东流,译人重阻,多守滞文,鲜见圆
                  义。若忘筌取鱼,始与可言道矣」。于是校练空有,
                   (此三字从僧佑原文,见出三藏记十五) 研思因果,
                  乃言「善不受报」「顿悟成佛」。又着二谛论,佛性
                  当有论,法身无色论,佛无净土论,应有缘论等,笼
                  罩旧说,妙有渊旨。而守文之徒多生嫌嫉。与夺之声
                  纷然竞起。又六卷泥洹 (涅盘经) 先至京都,生剖析
                  经理,洞入幽微,乃说一阐提人皆得成佛。 (一阐提
                  人,梵文icchantika,是不信佛法之人。) 于时大涅
                  盘经未至此土。孤明先发,独见忤众,于是旧学僧党
                  以为背经邪说,讥忿滋甚。遂显于大众,摈而遣之。
                  生于四众之中正容誓曰,「若我所说反于经义者,请
                  于现身即表厉疾。若与实相不相违背者,愿舍寿之时
                  据师子座。」言竟,拂衣而逝。……以元嘉七年投迹
                  庐岳,销影岩阿,怡然自得。俄而大涅盘经至于京都
                  ,果称阐提皆有佛性,与前所说,若合符契。生既获
                  斯经,寻即建讲。以宋元嘉十一年冬十月庚子﹔于庐
                  山精舍升于法座,……法席将毕,……端坐正容隐几
                  而卒。……于是京邑诸僧内惭自疚,追而信服。 (卷
                  七。此传原文出于僧佑所作道生传,故用出三藏记十
                  五所收原传校改。)           
     
            这是中国思想对于印度思想的革命的第一大炮。革命的武器
            是「顿悟」。革命的对象是那积功积德,调息安心等等繁琐
            的「渐修」工夫。生公的顿悟论可以说是「中国禅」的基石
            ,他的「善不受报」便是要打倒那买卖式的功德说,他的「
            佛无净土论」便是要推翻他的老师 (慧远) 提倡的净
     
     
            48页
           
     
            土教,他的「一阐提人皆得成佛」便是一种极端的顿悟论。
            我们生在千五百年后,在顿宗盛行之后,听惯了「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的话头,所以不能了解为什么在当日道生的顿悟
            论要受旧学僧党的攻击摈逐。须知顿渐之争是一切宗教的生
            死关头,顿悟之说一出,则一切仪式礼拜忏悔念经念佛寺观
            佛像僧侣戒律都成了可废之物了。故马丁路得提出一个自己
            的良知,罗马天主教便坍塌了半个欧洲。故道生的顿悟论出
            世,便种下了后来顿宗统一中国佛教的种子了。
     
                慧皎又说﹕
     
                      时人以生推阐提得佛,此语有据,「顿悟」「不
                  受报」等,时亦宪章。宋太祖尝述生顿悟义,沙门僧
                  弼等皆设巨难。帝曰,「若使逝者可兴,岂为诸君所
                  屈﹖」
     
                      后龙光 (虎邱龙光寺) 又有沙门宝林……祖述生
                  公诸义。……林弟子法宝……亦祖述生义。                  
     
            此外,祖述顿悟之说的,还有昙斌、道猷、法瑗等,皆见于
            高僧传(卷八)。道猷传中说﹕
     
                      宋文帝 (太祖) 简问慧观,「顿悟之义,谁复习
                  之」答云,「生弟子道猷。」即敕临川郡发遣出京。
                  既至,即延入宫内,大集义僧,命猷伸述顿悟。时竞
                  辩之徒,关责互起。猷既积思参玄,又宗源有本,乘
                  机挫锐,往必摧锋。帝乃抚几称快。           
     
            道生与道猷提倡顿悟,南京皇宫中的顿渐之辩论,皆在五世
            纪的前半。中间隔了三百年,才有神
     
     
            49页
     
     
            会在滑台、洛阳大倡顿悟之说。
     
                顿悟之说在五世纪中叶曾引起帝王的提倡,何以三百年
            间渐修之说又占了大胜利呢﹖此中原因甚多,最重要的一个
            原因是天台禅法的大行。天台一宗注重「止观」双修,便是
            渐教的一种。又有「判教」之说,造成一种烦琐的学风。智
            顗本是大学者,他的学问震动一世,又有陈、隋诸帝的提倡
            ,故天台的烦琐学风遂风靡了全国。解释「止观」二字,摇
            笔便是十万字﹗
     
                智者大师的权威还不曾衰歇,而七世纪中又出了一个更
            伟大的顼琐哲学的大师----玄奘。玄奘不满意于中国僧徒的
            闭门虚造,故舍命留学印度十多年,要想在佛教的发源地去
            寻出佛教的真意义。不料他到印度的时候,正是印度佛教的
            烦琐哲学最盛的时候。这时候的新烦琐哲学便是「唯识」的
            心理学和「因明」的论理学。心理的分析可分到六百六十法
            ,说来头头是道,又有因明学作护身符,和种种无意义的陀
            罗尼作引诱,于是这种印度烦琐哲学便成了世界思想史上最
            细密的一大系统。伟大的玄奘投入了这个大蛛网里,逃不出
            来,便成了唯识宗的信徒与传教士。于是七世纪的中国便成
            了印度烦琐哲学的大殖民地了。
     
                菩提达摩来自南印度,本带有一种刷新的精神,故达摩
            对于中国所译经典,只承认一部楞伽经,楞伽即是锡兰岛,
            他所代表的便是印度的「南宗」。达摩一宗后来便叫做「楞
            伽宗」,又叫做「南天竺一乘宗 (见道宣续僧传卷三十五法
            冲传,我另有「楞伽宗考」。) 他们注重苦行苦修,看轻一       
     
     
            50页
           
     
            切文字魔障,虽然还不放弃印度的禅行,已可以说是印度佛
            教中最简易的一个宗派了。革命的中国南宗出于达摩一派,
            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但在那烦琐学风之下,楞伽宗也渐渐走到那讲说注疏的
            路上去了。道宣续僧传 (三十五) 所记楞伽宗二十八人之中
            ,十二人便都着有楞伽经的疏抄,至七十余卷之多﹗神秀住
            的荆州玉泉寺便是智者大师手创的大寺,正是天台宗的一个
            重镇。故神秀一派虽然仍自称「楞伽宗」, (有敦煌本的净
            觉楞伽师资记可证。) 这时候的楞伽宗已不是菩提达摩和慧
            可时代那样简易的苦行学派了。神秀的五方便论 (有敦煌本
            ) 便是一种烦琐哲学。 (参看宗密圆觉大疏钞卷三下所引五
            方便论。) 简易的「壁观」成了烦琐哲学,苦行的教义成了
            讲说疏抄。 (古人所谓「抄」乃疏之疏,如宗密的大疏之外
            又有「疏抄」,更烦琐了。) 隐遯的头陀成了「两京法主,
            三帝门师」,便是革命的时机到了。
     
                那不识字的卢行者 (慧能) 便是楞伽宗的革命者,神会
            便是他的北伐急先锋。他们的革命旗帜便是「顿悟」。神会
            说﹕
     
                      世间有不思议,出世间亦有不思议。世间不思议
                  者,若有布衣顿登九五,即是世间不思议。出世间不
                  思议者,十信初发心,一念相应,便成正觉,于理相
                  应,有何可怪﹖此明顿悟不思议。(第一卷,下同。)           
     
            他的语录中屡说此义。如云﹕
     
     
            51页
     
                      如周太公、传说皆竿钓板筑,(简)在帝心,起自
                  匹夫,位顿登台辅,岂不是世间不思议事﹖出世不思
                  议者,众生心中具贪爱无明宛然者,遇真善知识,一
                  念相应,便成正觉,岂不是出世间不思议事﹖           
     
            他又说﹕
     
                      众生见性成佛道,又龙女须臾发菩提心,便成正
                  觉。又欲令众生入佛知见,不许顿悟,如来即合遍说
                  五乘。今既不言五乘,唯言入佛知见,约斯经义,只
                  显顿门。唯存一念相应,实更非由阶渐。相应义者,
                  谓见无念者,谓了自性者,谓无所得。以无所得,即
                  如来禅。           
     
            他又说﹕
                      发心有顿渐,迷悟有迟疾。迷即累劫,悟即须臾
                  。……譬如一綟之丝,其数无量。若合为绳,置于木
                  上,利剑一斩,一时俱断。丝数虽多,不胜一剑。发
                  菩萨心人,亦复如是。若遇真正善知识,以诸方便直
                  示真如,用金刚慧断诸位地烦恼,豁然晓悟,自见法
                  性本来空寂,慧利明了,通达无碍。证此之时,万缘
                  俱绝,恒沙妄念一时顿尽,无边功德应时等备。           
     
            这便是神会的顿悟说的大意。顿悟说是他的基本主张,他的
            思想都可以说是从这一点上引申出来的。下文所述四项,其
            实仍只是他的顿悟说的余义。
     
                二、他的「定慧等」说。他答哲法师说﹕
     
     
            52页
     
                      念不起,空无所有,名正定。能见念不起空无所
                  有,名为正慧。即定之时是慧体,即慧之时是定用。
                  即定之时不异慧,即慧之时不异定。即定之时即是慧
                  ,即慧之时即是定。           
     
            这叫做「定慧等」。故他反对北宗大师的禅法。他说﹕
     
                      经云﹕「若学诸三昧,是动非坐禅。心随境界流
                  ,云何名为定﹖」若指此定为是者,维摩诘即不应诃
                  舍利弗宴坐。
     
            他又很恳挚地说﹕
     
                      诸学道者,心无青黄赤白,亦无出入去来及远近
                  前后,亦无作意,亦无不作意。如是者谓之相应也。
                  若有出定入定及一切境界,非论善恶,皆不离妄心。
                  有所得并是有为,全不相应。
     
                      若有坐者,「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外照,
                  摄心内证」者,此障菩提未与菩提相应,何由可得解
                  脱﹖           
     
            此条所引「凝心入定」十六字据语录第三残卷所记,是北宗
            普寂与降魔藏二大师的教义。神会力辟此说,根本否认坐禅
            之法﹕
     
                      不在坐里﹗若以坐是为,舍利弗宴坐林间,不应
                  被维摩诘诃。           
     
            神会自己的主张是「无念」。他说﹕
     
     
            53页
     
                      决心证者,临三军际,白刃相向下,风刀解身,
                  日见无念,坚如金刚,毫微不动。纵见恒沙佛来,亦
                  无一念喜心。纵见恒沙众生一时俱灭,亦不起一念悲
                  心。此是大丈夫,得空平等心。           
     
            这是神会的无念禅。
     
                三、怎么是无念呢﹖神会说﹕
     
                      不作意即是无念。……一切众生心本无相。所言
                  相者,并是妄心。何者是妄﹖所作意住心,取空取净
                  ,乃至起心求证菩提涅盘,并属虚妄。但莫作意,心
                  自无物。即无物心,自性空寂。空寂体上,自有本暂
                  ,谓知以为照用。故般若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应无所住,本寂之用。而生其心,但莫作意,自
                  当悟入。           
     
            无念只是莫作意。调息住心,便是作意﹔看空看净,以至于
            四禅定,四无色定境界,都是作意。所以他说,「乃至起心
            求证菩提涅盘,并属虚妄。」后来的禅宗大师见人说「出三
            界」,便打你一顿棒,问你出了三界要往何处去。起心作意
            成佛出三界,都是愚痴妄见,所以此宗说「无念为本」。
     
                四、神会虽说无念,然宗密屡说荷泽主张「知之一字,
            众妙之门」,可见此宗最重知见解脱。当日南北二宗之争,
            根本之点只是北宗重行,而南宗重知,北宗重在由定发慧,
            而南宗则重在
     
     
            54页
           
     
            以慧摄定。故慧能、神会虽口说定慧合一。其实他们只认得
            慧,不认得定。此是中国思想史上的绝大解放。禅学本已扫
            除了一切文字障和仪式障,然而还有个禅定在。直到南宗出
            来,连禅定也一扫而空,那才是澈底的解放了。
     
                      未得修行,但得知解。以知解久熏习故,一切攀
                  缘妄想,所有重者,自渐轻微。神会见经文所说,光
                  明王,……帝释梵王等,具五欲乐甚于今日百千万亿
                  诸王等,于般若波罗蜜唯则学解,将解心呈问佛,佛
                  即领受印可。得佛印可,即可舍五欲乐心,便证正位
                  地菩萨。           
     
            这是完全侧重知解的方法。一个正知解,得佛印可后,便证
            正位地菩萨。后来禅者,为一个知见,终身行脚,到处寻来
            大善知识,一朝大澈大悟,还须请求大师印可,此中方法便
            是从这里出来的。
     
                五、中国古来的自然哲学,所谓道家,颇影响禅学的思
            想。南宗之禅,并禅亦不立,知解方面则说顿悟,实行方面
            则重自然。宗密所谓「无修之修」,即是一种自然主义。神
            会此卷中屡说自然之义。如他答马择问云﹕
     
                      僧立因缘,不立自然者,僧之愚过。道士唯立自
                  然,不立因缘者,道士之愚过。
     
                      僧家自然者,众生本性也。又经云,众生有自然
                  智,无师智,谓之自然。道士因缘者,道能生一,一
                  能生二,二能生三,从三生万物,因道而生。若其无
                  道,万物不生。今言万物       
     
     
            55页
     
     
                  者,并属因缘。           
     
            这是很明白的承认道家所谓自然和佛家所谓因缘同是一理。
            至于承认自然智无师智为自然,这更是指出一顿悟的根据在
            于自然主义,因为有自然智,故有无修而顿悟的可能。所以
            神会对王维说﹕
     
                      众生若有修,即是妄心,不可得解脱。
     
            这是纯粹的自然主义了。
     
                语录第一卷首幅有一段论自然,也很可注意。神会说﹕
                      无明亦自然。           
     
            问,无明若为自然。神会答道﹕
     
                      无明与佛性俱是自然而生。无明依佛性,佛性依
                  无明,两相依,有则一时有。觉了者即佛性,不觉了
                  即无明。           
     
            问,若无明自然者,莫不同于外道自然耶﹖神会答道﹕
     
                      道家自然同,见解有别。
     
            神会指出的差别其实很少,可以不论。所可注意者,神会屡
            说不假修习,剎那成道﹔都是自然主义的无为哲学。如说﹕
     
                      修习即是有为诸法。
     
     
            56页
           
     
            如说﹕
                      生灭本无,何假修习﹖
     
            又如说﹕       
                      三事不生,是即解脱。心不生即无念,智不生即
                  无知。慧不生即无见。通达此理者,是即解脱。
            又如说﹕
     
                      大乘定者,不用心,不看静,不观空,不住心,
                  不澄心,不远看,不近看,无十方,不降伏,无怖畏
                  ,无分别,不沉空,不住寂,一切妄相不生,是大乘
                  禅定。       
     
            凡此诸说,皆只是自然,只是无为。所谓无念,所谓不作意
            ,也只是自然无为而已。后来马祖教人「不断不造,任运自
            在,任心即为修」﹔更后来德山临济都教人无为无事,做个
            自然的人,----这都是所谓「无念」,所谓「莫作意」,所
            谓「自然」,所谓「无修之修」。
     
                总之,神会的教义在当日只是一种革命的武器,用顿悟
            来打倒渐修,用无念来打倒一切住心入定求佛作圣等等妄念
            ,用智慧来解除种种无明的束缚。在那个渐教大行,烦琐学
            风弥漫全国的时代,这种革命的思想自然有绝大的解放作用
            。但事过境迁之后,革命已成功了,「顿悟」之说已成了时
            髦的口号了,渐修的禅法和烦琐的学风都失了权威了,----
            在这时候,后人回头看看当
           
     
            57页
     
     
            日革命大将慧能、神会的言论思想,反觉得他们的议论平淡
            寻常,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满足我们的希冀。这种心理,我们
            可以在宗密的著作里看出。宗密自称是荷泽法嗣,但他对于
            神会的教义往往感觉一种吶吶说不出的不满足。他在师资承
            袭图里已说﹕
     
                      荷泽宗者,尤难言述。
     
            所以尤难言者,顿悟与无念在九世纪已成了风尚,巳失了当
            日的锋芒与光彩,故说来已不能新鲜有味了﹔若另寻积极的
            思想,则又寻不出什么,所以「尤难言述」了。宗密在大疏
            钞里,态度更明白了,他说顿悟是不够的,顿悟之后仍须渐
            修,这便是革命之后的调和论了。
     
                      寂知之性举体随缘,作种种门,方为真见。寂知
                  如镜之净明,诸缘如能现影像。荷泽深意本来如此。
                  但为当时渐教大兴,顿宗沉废,务在对治之说,故唯
                  宗无念,不立诸缘。如对未识镜体之人,唯云净明是
                  镜,不言青黄是镜。今于第七家 (即荷泽一宗) 亦有
                  拣者,但拣后人局见。非拣宗师。……于七宗中,若
                  统圆融为一,则七皆是﹔若执各一宗,不通余宗者,
                  则七皆非。           
     
            这是很不满意于神会的话,其时革命的时期已过去七八十年
            了,南宗革命的真意义巳渐渐忘了,故宗密回到调和的路上
            ,主张调和七宗,圆融为一。他的调和论调使他不惜曲解神
            会的主张,遂以为「荷泽深意」不但要一个寂知,还须「作
            种种门」,他说﹕
           
     
            58页
     
     
                      寂知如镜之净明,诸缘如能现影像。荷泽深意本
                  来如此。           
     
            但神会语录却有明文否认此种曲解,神会明明说﹕
     
                      「明镜高台能照,万像悉现其中」,古德相传,
                  共称为妙。今此门中未许此为妙,何以故﹖明镜能照
                  万像,万像不见其中,此将为妙。何以故﹖如来以无
                  分别智,能分别一仞。岂将有分别心即分别一切﹖
                  (第一卷。)           
     
            即此一条,便可证宗密在神会死后七八十年中,巳不能明白
            荷泽一宗的意旨了。神会的使命是革命的,破坏的,消极的
            ,而七八十年后的宗密却要向他身上去寻求建设的意旨,怪
            不得他要失望了。南宗革命的大功劳在于解放思想,解放便
            是绝大的建设。由大乘佛教而至于禅学,巳是一大肃清,一
            大解放,但还有个禅在。慧能、神会出来,以顿悟开宗,以
            无念为本,并禅亦不立,这才是大解放。宗密诸人不知这种
            解放的本身便是积极的贡献,却去胡乱寻求别种「荷泽深意
            」,所以大错了。
     
                荷泽门下甚少传人,虽有博学能文的宗密,终不成革命
            种子。南宗的革命事业,后来只靠马祖与石头两支荷担,到
            德山、临济而极盛。德山、临济都无一法与人,只教人莫向
            外求,只教人无事体休歇去,这才是神会当日革命的「深意
            」,不是宗密一流学究和尚所能了解的。
     
     
            59页
           
     
                                五、贬逐与胜利
     
                神会于开元八年住南阳,二十二年在滑台定宗旨。我们
            看独孤沛在南宗定是非论序里对于神会的崇敬,便可知滑台
            大会之后神会的名望必定很大。圭传说﹕   
     
                      天宝四载(七四五),兵部侍郎宋鼎请入东都。然
                  正道易申,谬理难固,于是曹溪了义大播于洛阳,荷
                  泽顿门派流于天下。            
     
            传灯录说﹕
     
                      天宝四年,方定两宗。
     
            定两宗不始于此年,但神会在东京也很活动。宋僧传说﹕
     
                      续于洛阳大行禅法,声彩发挥。先是两京之间皆
                  宗神秀,若不淰之鱼鲔附沼龙也。从见会明心,六祖
                  之风荡其渐修之道矣。南北二宗,时始判焉。致普寂
                  之门盈而后虚。            
     
            若神会入洛在天宝四年,则其时义福、普寂早已死了。两京
            已无北宋大师,神会以八十高年,大唱南宗宗旨,他的魔力
            自然很大。此时北宗渐衰,而南宗新盛,故可说南北二宗判
            于此时。据历代法宝记的无相传中所记, 
     
                      东京荷泽寺神会和上每月作坛场,为人说法,破
                  清净禅,立如来禅。
     
     
            60页
                 
     
            又说﹕
     
                      开元中,滑台寺为天下学道者定其宗旨。……天
                  宝八载中,洛州荷泽寺亦定宗旨。
     
            此皆可见神会在洛阳时的活动。
     
                北宗对于神会的战略,只有两条路﹕一是不理他,一是
            压制他。义福与普寂似乎采取第一条路。但他们手下的人眼
            见神会的声名一天大一天,见他不但造作法统史,并且「图
            绘其形」,并且公开攻击北宗的法统,他们有点忍不住了,
            所以渐渐走上用势力压迫神会的路上去。
     
                神会此时已是八十多岁的老和尚了,他有奇特的状貌,
            聪明的辩才,(均见圭传。)他的顿悟宗旨又是很容易感动人
            的,他的的法统史说来头头是道,所以他的座下听众一定很
            多。于是他的仇敌遂加他一个「聚众」的罪名。天宝十二年
            御史卢奕阿比于寂,诬奏会聚徒,疑萌不利。 (宋僧传。)
     
            卢弈此时作御史中丞,留在东都。但此时普寂已死了十多年
            了,不能说是「何比于寂」。宋僧传又说,卢奕劾奏之后,
            玄宗召赴京,时驾幸昭应,汤池得对,言理允惬,敕移住均
            部二年,敕徙荆州开元寺般若院住焉。
     
            宋僧传依据碑传,故讳言贬谪。圭传记此事稍详﹕
     
           
     
            61页
     
     
                      天宝十二年,被谮聚众,敕黜弋阳郡,又移武当
                  郡。至十三载,恩命量移襄州。至七月,又敕移荆州
                  开元寺,皆北宗门下之所致也。            
     
            弋阳在今江西弋阳。武当在今湖北均县,属唐之均州。襄州
            在襄阳。二年之中,贬徙四地。我们悬想那位八十五六岁的
            大师,为了争宗门的法统,遭遇这种贬逐的生活,我们不能
            不对他表很深的同情,又可以想见当时的人对他表同清的必
            定不少。神会的贬逐是南北二宗的生死关头。北宗取高压手
            段,不但无损于神会,反失去社会的同情,反使神会成了一
            个「龙鳞虎尾殉命忘躯」的好汉。从此以后,北宗便完了,
            南宗却如日方中,成为正统了。
     
                贾餗 (死于八三五) 作神会弟子大悲禅师灵坦的碑,说
            灵坦 (全唐文误作云坦,唐文粹不误。)
     
                      随父至洛阳,闻荷泽寺有神会大师,即决然蝉蜕
                  万缘,誓究心法。父知其志不可夺,亦壮而许之。凡
                  操篲服勤于师之门庭者八九年。而玄关秘钥罔不洞解
                  。一旦密承嘱付,莫有知者。后十五日而荷泽被迁于
                  弋阳,临行,谓门人曰,「吾大法弗坠矣,遂东西南
                  北夫亦何恒﹖」时天宝十二截也。(全唐文七三一。)                          
     
            神会在洛阳,从天宝四年至十二年,正是八九年。
     
                当神会被贬谪的第三年,历史上忽然起了一个大变化。
            天宝十四年(七五五)十一月,安禄山造反了,次年,洛阳、
            长安都失陷了,玄宗仓皇出奔西蜀,太子即位于灵武。至德
            二年(七五七)
           
     
            62页
           
     
            ,郭子仪等始收复两京。这时候的大问题是怎样筹军饷。宋
            僧传说﹕
     
                      副元帅郭子仪率兵平殄,然于飞挽索然。用右仆
                  射裴冕权计,大府各置戒坛度僧,僧税(百)缗谓之香
                  水钱,聚是以助军须。           
     
            佛祖历代通载十七记此制稍详﹕
     
                      肃宋至德丁酉(二年,七五七),寻敕五岳各建寺
                  庙,选高行沙门主之,听白衣能诵经五百纸者度为僧
                  。或纳钱百缗,请牒剃落,亦赐明经出身。
     
                      及两京平,又于关辅诸州纳钱道僧度万余人。进
                  纳自此而始。           
     
            佛祖统纪四十一,释氏资鉴七,所记与此略同。
     
                这时候,神会忽然又在东京出现了,忽然被举出来承辨
            劝导度憎,推销度牒,筹助军饷的事。宋僧传说﹕
     
                      初洛都先陷,会越在草莽。时卢奕为贼所戮,群
                  议乃请会主其坛度。于时寺宇宫观鞠为灰烬,乃权创
                  一院,悉资苫盖,而中筑方坛。所获财帛,顿支军费
                  。代宗郭子仪康收复两京,会之济用颇有力焉。
     
            元昙噩编的新修科分六学传卷四也说﹕
     
                      时大农空乏,军兴绝资费。右仆射裴冕策,以为
                  凡所在郡府宜置戒坛度僧,而收其施利           
     
     
            63页
     
     
                  ,以给国用。会由是获主洛阳事,其所输入尤多。           
     
            神会有辩才,能感动群众,又刚从贬逐回来,以九十岁的高
            年,出来为国家效力,自然有绝大的魔力,怪不得他「所输
            入尤多」。
     
                这时候,两京残破了,寺宇宫观化为灰烬了,当日备受
            恩崇的北宗和尚也逃散了,挺身出来报国立功的人乃是那四
            次被贬逐的九十老僧神会。他这一番功绩,自然使朝廷感激
            赏识。所以宋僧传说﹕
     
                      肃宗皇帝诏入内供养,敕将作大匠并功齐力为造
                  禅宇于荷泽寺中。           
     
            昔日贬逐的和尚,今日变成了皇帝的上客了,宋僧传接着说
            ﹕
                      会之敷演,显发能祖之宗风,使秀之门寂寞矣。       
     
                于是神会建立南宗的大功告成了,上元元年(七六○),
            五月十三日,他与门人告别,是夜死了,寿九十三岁。建塔
            于洛阳宝应寺,敕谥为真宗大师,塔号为般若(宋僧传。)
     
                圭传说神会死于干元元年(七五八)五月十三日,年七十
            五。我们觉得宋僧传似是依据神会的碑传,比较可信,故采
            宋僧传之说。元昙噩的新修科分六学传中的神会传与宋僧传
            颇相同,似同出于一源,昙噩也说神会死于上元元年,年九
            十三。景德传灯录说神会死于上元元年五月十三日,与宋僧
            传相同﹔但又说「俗寿七十五」,便又与圭传相同了。 (我
            今考定神会死在「元年的建午月十三
     
     
            64页
           
     
            日」,即七六二。他生在咸亨元年,六七○。适之。一九五
            八、八、四。)
     
                关于塔谥号,圭传所记稍详﹕
     
                      大历五年(七七○),敕赐堂额,号真宗般若传法
                  之堂。七年(七七二),敕赐塔额,号般若大师之塔。
     
            圭传与圭图都说﹕
     
                      德宗皇帝贞元十二年(七九六),敕皇太子集诸禅
                  师楷定禅门宗旨,搜求传法傍正。遂有敕下,立荷泽
                  大师为第七祖。内神龙寺见有碑记。又御制七代祖师
                  赞文,见行于世。(文字依圭图。)
     
            此事不见于他书,只有志盘的佛祖统纪四十二说﹕
     
                      贞元十二年正月,敕皇太子于内殿集诸禅师,详
                  定传法旁正。           
     
            志盘是天台宗,他的佛祖统纪是一部天台宗的全史,故他记
            此事似属可信。但志盘不记定神会为七祖事,他书也没有此
            事,故宗密的孤证稍可疑。
     
                如此事是事实,那么,神会死后三十六年,便由政府下
            敕定为第七祖,慧能当然成了第六祖,于是南宗真成了正统
            了。神会的大功真完成了。
     
                又据陈宽的再建圆觉塔志,(唐文拾遗三十一。)
     
     
            65页
     
     
                      司徒中书令汾阳王郭子仪复东京之明年,抗表乞
                  (菩提达摩)大师谥。代宗皇帝谥曰圆觉,名其塔曰空
                  观。           
     
            复东京之明年为干元元年(七五八)。在那个战事紧急的时候
            ,郭子仪忽然替达摩请谥号,这是为什么缘故呢﹖那一年正
            是神会替郭子仪筹饷立功之年,神会立了大功,不求荣利,
            只求为他的祖师请谥,郭子仪能不帮忙吗﹖这是神会的手腕
            的高超之处。神会真是南宗的大政治家﹗
     
                              六、神会与六祖坛经
     
                神会费了毕生精力,打倒了北宗,建立了南宗为禅门正
            统,居然成了第七祖。但后来禅宗的大师都出于怀让和行思
            两支的门下,而神会的嫡嗣,除了灵坦、宗密之外,很少大
            师。临济、云门两宗风行以后,更无人追忆当日出死力建立
            南宗的神会和尚了。在景德传灯录等书里,神会只占一个极
            不重要的地位。他的历史和著述,埋没在敦煌石室里,一千
            多年中,几乎没有人知道神会在禅宗史上的地位。历史上最
            不公平的事,莫有过于此事的了。
     
                然而神会的影响始终还是最伟大的,最永久的。他的势
            力在这一千二百年中始终没有隐没。因为后世所奉为禅宗唯
            一经典的六祖坛经,便是神会的杰作。坛经存在一日,便是
            神会的思想势力存在一日。
     
     
            66页
     
     
                我在上文已指出坛经最古本中有「吾灭后二十余年,…
            …有人出来,不惜身命,第佛教是非,竖立宗旨」的悬记,
            可为此经是神会或神会一派所作的铁证。神会在开元二十二
            年在滑台定宗旨,正是慧能死后二十一年。这是最明显的证
            据。坛经古本中无有怀让、行思的事,而单独提出神会得道
            ,「余者不得」,这也是很明显的证据。
     
                此外还有更无可疑的证据吗﹖
     
                我说,有的。
     
                韦处厚(死于八二八)作「兴福寺大义禅师碑铭」 (全唐
            文七一五),有一段很重要的史料﹕
     
                      在高祖时有道信叶昌运,在太宗时有弘忍示元珠
                  ,在高宗时有惠能筌月指。自脉散丝分,或遁秦,或
                  居洛,或之吴,或在楚。
     
                      秦者曰秀,以方便显。 (适按,此神秀之五方便
                  ,略见宗密圆觉大疏抄卷三下。五方便原书有敦煌写
                  本,藏巴黎。) 普寂其胤也。
     
                      洛者曰会,得总持之印,独曜莹珠。习徒迷真,
                  橘柘变体,竟成坛经传宗,优劣详矣。
     
                      吴者曰融,以牛头闻,径山其裔也。
     
                      楚者曰道一,以大乘摄,大师其党也。           
     
            大义是道一门下,死于八一八年。其时神会已死五十八年。
            韦处厚明说檀经(坛经)是神会门下的
           
     
            67页
           
     
            「习徒」所作。可见此书出于神会一派,是当时大家知道的
            事实﹗
     
                但究竟坛经是否神会本人所作呢﹖
     
                我说,是的。至少坛经的重要部分是神会作的。如果不
            是神会作的,便是神会的弟子采取他的语录里的材料作成的
            。但后一说不如前一说的近情理,因为坛经中确有很精到的
            部分,不是门下小师所能造作的。
     
                我信坛经的主要部分是神会所作,我的根据完全是考据
            学所谓「内证」。坛经中有许多部分和新发见的神会语录完
            全相同,这是最重要的证据。我们可以略举几个例证。
                  (例一)定慧等
     
                       [坛经敦煌本] 善知识,我此法门以定慧为本。
                  第一勿迷言慧定别。定慧体一不二。即定是慧体,即
                  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则定之时慧在定。善知
                  识,此义即是定慧等。
     
                       [坛经明藏本] 善知识,我此法门以定慧为本。
                  大众勿迷言定慧别,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
                  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若识此
                  义,即是定慧等学。
     
                       [神会语录] 即定之时是慧体,即慧之时是定用
                  。即定之时不异慧,即慧之时不异定。即定之时即是
                  慧,即慧之时即是定。何以故﹖性自如故﹖即是定慧
                  等学。(第一卷。)
     
                  (例二) 坐禅
     
     
            68页
     
     
                       [坛经敦煌本] 此法门中,何名坐禅﹖此法门中
                  ,一切无导,外于一切境界上念不去 (起),为坐。
                  见本性不乱,为禅。
     
                       [坛经明藏本] 善知识,何名坐禅﹖此法门中,
                  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
                  见自性不动,名为禅。
     
                       [神会语录] 今言坐者,念不起为坐。今言禅者
                  ,见本性为禅。(第三卷。)
     
                  (例三)辟当时的禅学
     
                       [坛经敦煌本] 迷人着法相,执一行三昧,直心
                  坐不动,除妄不起心,即是一行三昧。若如是,此法
                  同无情,却是障道因缘。道须通流,何以却滞﹖心在
                   (当作「不」) 住即通流,住即被缚。若坐不动是,
                  维摩诘不合呵舍利弗宴坐林中,善知识,又见有人教
                  人坐看心看净,不动不起,从此置功﹔迷人不悟,便
                  执成颠。即有数百般如此教导者,故之(知﹖云﹖)大
                  错。
     
                      此法门中坐禅,元不着(看)心,亦不着(看)净,
                  亦不言(不)动。若言看心,心元是妄,妄如幻,故无
                  所看也。若言看净,人性本净,为妄念故,盖覆真如
                  。离妄念,本性净。不见自性本净,心起看净,却生
                  净妄,妄无处所,故知看者看却是妄也。净无形相,
                  却立净相,言是功夫。作此见者,障自本性,却被净
                  缚。若不动者, (不) 见一切人过患,是性
     
     
            69页
     
     
                  不动。迷人自身不动,开口即说人是非,与道违背。
                  看心看净,却是障道因缘。       
     
            以上二段,第一段明藏本在「定慧第四品」,第二段明藏本
            在「坐禅第五品」。读者可以参校,我不引明藏本全文了。
            最可注意的是后人不知道此二段所攻击的禅学是什么,故明
            藏本以下的定慧品作「有人教坐,看心观静,不动不起」,
            而下文坐禅品的「看心」「看净」都误作「着心」「着净」
            。着是执着,决不会有人教人执着心,执着净。唐人写经,
            「净」「静」不分,而「看」「着」易混,故上文「看心观
            静」不误,而下文「着心着净」是误写。今取神会语录校之
            ,便可知今本错误,又可知此种禅出自北宗门下的普寂,又
            可知此种驳议不会出于慧能生时,乃是神会驳斥普寂的话。
            神会语录之文如下﹕
     
                       [神会语录] 远师问,嵩岳普寂禅师,东岳降魔
                  禅师,此二大德皆教人「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
                  外照,摄心内证」,指此以为教门。禅师今日何故说
                  禅不教人「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外照,摄心内
                  证」﹖何名为坐禅﹖
     
                      和尚答曰,若教人「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
                  外照,摄心内证」者,此是障菩提。今言坐者,念不
                  起为坐。今言禅者,见本性为禅。若指(下阙)。 (第
                  三卷)       
     
            又说﹕
                      若有坐者,「凝心入定,住心看净,起心外照,
                  摄心内证」者,此是障菩提,未与菩提相
     
                 
     
            70页
     
                 
     
                  应,何由可得解脱﹖
     
                      不在坐里。若以坐为定,舍利弗宴坐林间,不应
                  被维摩诘诃。诃云,「不于三界观身意,是为宴坐。
                  」但一切时中见无念者,不见身相名为正定,不见心
                  相名为正惠。」(第一卷)
     
            又说﹕
     
                      问,何者是大乘禅定﹖
     
                      答,大乘定者,不用心(不看心),不看静,不观
                  空,不住心,不澄心,不远看,不近看,……
     
                      问,云何不用心﹖﹒
     
                      答,用心即有,有即生灭。无用(即)无,无生无
                  灭。
     
                      问,何不看心﹖
     
                      答,看即是妄,无妄即无看。
     
                      问,何不看净﹖
     
                      答,无垢即无净,净亦是相,是以不看。
     
                      问,云何不住心﹖
     
                      答,住心即假施设,是以不住。心无处所。 (第
                  一卷之末。)       
     
     
            71页
           
     
                语录中又有神会诘问澄禅师一段﹕
     
                      问,今修定者,元是妄心修定,如何得定﹖
     
                      答,今修定者,自有内外照,即得见净。以净故
                  即得见性。
     
                      问,性无内外,若言内外照﹖元是妄心,若为见
                  性﹖经云,「若学诸三昧,是动非坐禅。心随境界流
                  ,云何名为定﹖」若指此定为是者,维摩诘即不应诃
                  舍利弗宴坐。 (第一卷。)
     
            我们必须先看神会这些话,然后可以了解坛经中所谓「看心
            」「看净」是何物。如果看心看净之说是普寂和降魔藏的学
            说,则慧能生时不会有那样严重的驳论,因为慧能死时,普
            寂领众不过几年,他又是后辈,慧能怎会那样用力批评﹖但
            若把坛经中这些话看作神会驳普寂的话,一切困难便都可以
            解释了。
     
                (例四) 论金刚经
     
                      [坛经敦煌本]  善知识,若欲入甚深法界,入般
                  若三昧者,直修般若波罗蜜行,但持金刚般若波罗蜜
                  经一卷,即得见性,入般若三昧。当知此经功德无量
                  ,经中分明赞叹,不能具说。此是最上乘法,为大智
                  上根人说。少根智人若闻法,心不生信。何以故﹖譬
                  如大龙若下大雨,雨衣(被)阎浮提,如漂草叶。若下
                  大雨,雨放大海,不增不减。若大乘者闻说金刚经,
                  心开悟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之智,自用知惠观照,
                  不假文字。譬如其雨水,不从无有
     
     
            72页
           
     
                  ,无 (元) 是龙王于江海中将身引此水,令一切众生
                  ,一切草木,一切有情无情,悉皆蒙润。诸水众流,
                  却入大海,海纳众水,合为一体。众生本性般若之智
                  亦复如是。少根之人闻说此顿教,犹如大地草木,根
                  性自少者,若被大雨一沃,悉皆倒,不能增长。少根
                  之人亦复如是。 (参看坛经明藏本,「般若品」,文
                  字稍有异同,如「如漂草叶」误作「如漂枣叶」,「
                  雨水不从无有」之类,皆敦煌本为胜。)
     
                      [神会语录]  若欲得了达甚深法界,直入一行三
                  昧者,先须持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修学般若波罗蜜
                  法……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者,如来为发大乘者说,为
                  发最上乘者说。何以故﹖誓如大龙,不雨阎浮。若雨
                  阎浮,如飘弃叶。若雨大海,其海不增不减。若大乘
                  者,若最上乘者,闻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不惊不怖
                  ,不畏不疑者,当知是善男子,善女人,从无量久远
                  劫来,常供养无量诸佛及诸菩萨,修学一切善法,今
                  是得闻般若波罗蜜经,不生惊疑。(第三卷。)
     
                (例五) 无念
     
                      [坛经敦煌本]  无者无何事﹖念者念何物﹖无者
                  ,离二相诸尘劳。(念者,念真如本性。) (依明藏本
                  补。) 真如是念之体,念是真如之用。(自)性起念,
                  虽即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常自在。 (明藏本「定
                  慧第四」。)
     
     
            73页
     
     
                      [神会语录]  问,无者无何法﹖念者念何法﹖
     
                      答,无者无有云然,念者唯念真如。
     
                      问,念与真如有何差别﹖
     
                      答,无差别。
     
                      问,既无差别,何故言念真如﹖
     
                      答,言其念者,真如之用。真如者,念之体。以
                  是义故,立无念为宗。若见无念者,虽具见闻觉知,
                  而常空寂。(第一卷。)
     
                以上所引,都是挑选的最明显的例子。我们比较这些例
            子,不但内容相同,并且文字也都很相同,不是很重要的证
            据吗﹖大概坛经中的几个重要部分,如明藏本的「行由」品
            ,「忏悔」品,是神会用气力撰着的,也许是有几分历史的
            根据的﹔尤其是忏悔品,神会语录里没有这样有力动人的说
            法,也许真是慧能在时的记载。此外,如「般若」、「疑问
            」、「定慧」、「坐禅」诸品,都是七拼八凑的文字,大致
            是神会杂采他的语录凑成的。付嘱品的一部分大概也是神会
            原本所有。其余大概是后人增加的了。坛经古本不分卷﹔北
            宋契嵩始分为三卷,已有大改动了﹔元朝宗宝又「增入弟子
            请益机缘」,是为明藏本之祖。
     
     
            74页
     
     
                如果我们的考证不大错,那么,神会的思想影响可说是
            存在在坛经里。柳宗元作大鉴禅师碑,说﹔「其说具在,今
            布天下,凡言禅皆本曹溪。」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神会﹕「其
            说具在,今布天下。凡言禅皆本曹溪,其实是皆本于荷泽。
            」
     
                南宗的急先锋,北宗的毁灭者,新禅学的建立者,坛经
            的作者,……这是我们的神会。在中国佛教史上,没有第二
            个人有这样伟大的功勋,永久的影响。
     
                                            十八年除夕脱稿。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神会六问六祖慧能[765]

  • 神会及其“菏泽宗”禅法评析[2025]

  • 佛性到底是啥?神会“替你”问道于六祖,从一知半解到开悟[2301]

  • 神会六问禅宗六祖慧能[1743]

  • 胡适和禅宗史研究[2565]

  • 胡适的佛教文化观及其学术史意义[4931]

  • 胡适:中国禅学的拓荒者与建设者 [李衍柱][3720]

  • 神会的顿悟说 [楼宇烈][7896]

  • 胡适和禅宗史研究[4820]

  • 胡适与陈寅恪:力荐对方 惺惺相惜[8584]

  • 神会及其禅学思想[5085]

  • 菩提达摩来华事迹考——兼与胡适、孙述圻先生对话[14477]

  • 评胡适的禅宗史研究[5905]

  • 论胡适对中国宗教信仰及其现代走向的研究[7520]

  • 论胡适对敦煌禅宗文献的研究[15631]

  • 胡适——中国禅学的拓荒者与建设者[8854]

  • 胡适禅宗史研究平议[5751]

  • 胡适铃木大拙印顺禅宗研究方法之比较[9632]

  • 胡适先生的佛教研究[6065]

  • 胡适的早期禅宗史研究与忽滑谷快天[5249]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