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不可忘失自己清净之心,这就是[146]

  • 藏传佛教中国化的历史脉络及重[124]

  • 人生如茶,不争,才是至境![143]

  • 利益大众的良策[105]

  • 《金刚经》的智慧:一生的修行[133]

  • 人生有四劫,渡过就是福![138]

  • 我为什么说爱就是一场交易?[136]

  • 把小事做好,你就赢了[143]

  • 接受自己的不完善[162]

  • 儒释道十种修行,走好人生路[144]

  • 诗与禅随笔[146]

  • 面上无嗔供养具,口里无嗔吐妙[144]



  • 本站推荐

    父亲节丨父爱如山,

    佛国的微笑

    生命的最高境界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ZZ期刊原文 >> [专题]zz期刊原文 >> 正文


    略谈唐宋僧人的法名与表字
     
    [ 作者: 周裕锴   来自:期刊原文   已阅:6673   时间:2007-1-5   录入:ningguannan
    49tjf49edf:Article:ArticleID


    •期刊原文

    谈唐宋僧人的法名与表字

    A Brief Account to the Buddhist Names and Styles
    of the Monks in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周裕锴
    Yu-kai Zhou
    四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硏究所教授
     
     佛学研究中心学报
    第九期(2004.07)
    页 119-126
    ©2003 台湾大学文学院佛学研究中心


    P.121
            古人有名亦有字,所谓字,是根据本名的涵义另取的别名。《仪礼•士冠礼》:「冠而字之,敬其名也。」《礼记•檀弓上》:「幼名,冠字……周道也。」疏:「人年二十,有为人父之道,朋友等类,不可复呼其名,故冠而加字。」如苏轼,自己可称名「轼」,但朋友则要称他的字「子瞻」。字是对名的解释,有「表德」之义。一般情况下,名与字的关系很容易看出来,往往是同义词和近义词的互训,或截取自同一词汇。如班固字孟坚,「固」和「坚」同义;曹操字孟德,「操」和「德」同义。而王维字摩诘,便截取了《维摩诘经》中那位大乘居士的姓名。倘若名和字的字面关系不太明显,那么为名取字的人就要写一篇字说,来讨论名与字的关系以及取名的理由,比如,苏洵为其兄苏涣取字曰文甫,但字面上看不出「涣」和「文甫」的关系,于是他就写了一篇著名的《仲兄字文甫说》。这都是常识,无足多言。
    然而,关于唐宋时期僧人的名与字的关系和习惯称呼,后世的人们却并不甚了了,某些古籍和人名工具书也因此而出现淆乱舛误。为此,笔者仅将阅读唐宋典籍时的一得之见介绍如下,并顺便辨析一下关于僧人名与字淆乱原因之所在。
    唐宋时期僧人出家以后,都有法名。法名均为两个字组成,第一个字为出家时的行辈「共名」,第二个字才是该僧人自己的「殊名」。比如,据苏轼《宝月大师塔铭》记载,宝月大师名惟简,其同门友文雅大师名惟庆。「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送审日期:民国九十三年四月一日;接受刊登日期:民国九十三年五月十七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22
    是行辈「共名」,「简」和「庆」是个人「殊名」。惟简的弟子名士瑜、士隆,法孙名悟迁、悟清、悟文等等,法曾孙名法舟、法荣、法原,取名原则相同。僧人若是成人,也要取表字。如北宋著名诗僧仲殊,字师利,其名与字便是取自《维摩诘经》中佛弟子文殊师利之名,与王维取名与字的方式如出一辙。若僧人的名与字关系不明显,取字之人也要写一篇字说或字序来作说明,如惠洪的《石门文字禅》中就有《德效字序》等九篇专门为僧人作的字序。僧人加字,目的也是使友人不复呼其名,有「敬其名」之意,这与士大夫的观念相同。
    不过,与士大夫相比较,唐宋时期僧人名与字的习惯称呼却略有不同,概括说来,其称呼遵循着以下三条惯例:
    一、 僧人的法名可简称,在名前加「僧」、「释」,或在名后加「公」、「上人」、「禅师」等等称号,所简称之法名必须是僧人的「殊名」。比如江西诗派诗人饶节出家后,取法名曰如璧,朋友吕本中作诗均称他为「璧公」或「璧上人」。
    二、 僧人的表字必须全称,不能简称,在表字后可加「上人」等称号。比如,北宋著名诗僧道潜字参寥,苏轼简称其名时曰「僧潜」、「潜师」,而称其字时则全称「参寥」或「参寥上人」,决无简称「寥上人」者。
    三、 僧人可以名连带字一起称呼,名取简称,字取全称,名在前,字在后。这种名与字连称的现象,是北宋后期至南宋的普遍风气。如惠洪字觉范,连称洪觉范;晓莹字仲温,连称莹仲温。
    根据这三条惯例,我们不仅可以确定某些有争议或模糊不清的唐宋诗僧的名与字问题,而且可以纠正一些由此模糊不清而带来的古籍整理的错误。兹举数例如下:
            1.中华书局点校本《宋高僧传》卷二十九《皎然传》:「释皎然,字昼。」校记曰:「扬州本、《大正》本字作名。按于頔《吴兴昼上人集序》作『字清昼』,(《皎然集》卷首),《唐诗纪事》卷七十三同。是皎然为其名,昼为其字,作名者非。」关于皎然、清昼何为名、何为字,历代聚讼纷纭。依唐宋时对僧人的称呼习惯可知,清昼应为名,皎然应为字。证据一:皎然和同时代的高僧灵澈、道标齐名,时谚曰:「霅之昼,能清秀;越之澈,洞冰雪;杭之标,摩云霄。」(《宋高僧传》卷十五《道标传》)此谚灵澈、道标均称其「殊名」,依此例,谚中的「昼」也应为「殊名」,不应为字。证据二:中晚唐诗僧的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23
    名有「清」字行辈,如清江、清塞、清尚等,而无「皎」字行辈,依其例清昼也当为法名。证据三:依名与字的关系,字相当于为名作注释。「昼」可训为「皎然」(「然」字为形容词后缀),而「然」不可训为「清昼」。证据四:中唐与皎然交往的诗人,或称其为「昼公」,或称其为「皎然上人」,而无称其为「然上人」者。如刘禹锡《澈上人文集纪》:「世之言诗僧多出江左,灵一导其源,护国袭之;清江扬其波,法振沿之。……独吴兴昼公能备众体,昼公后,澈公承之。」文中诗僧均称名,「昼公」亦不例外。至于《宋高僧传》中所谓「然公修冥斋」、「赴然师斋来」的说法,系后人追记,因皎然长期以字行,宋人已将「皎然」当作法名了。
    2.江苏古籍出版社编校本《稀见本宋人诗话四种•冷斋夜话》卷九《惠远自以宗教为己任》:「高仲灵作远公影堂记六件事,且罪学者不能深考远行事,以张大其德,着明于世。」「高仲灵」之「高」字未出校记,《稗海》、《津逮秘书》、《学津讨源》与中华书局点校本均无异文。然而,宋人中并无名「高仲灵」者,所谓「高仲灵」,当为「嵩仲灵」,因形近而误。北宋著名禅师契嵩,字仲灵,赐号明教大师,尝着《辅教篇》,与欧阳修辩论,有《镡津集》等传世。宋人或呼其为「嵩明教」,以名与号连称;或呼其为「嵩仲灵」,以名与字连称。如《石门文字禅》卷六《英大师年二十余工文作诗勉之》:「君看嵩仲灵,骨瘦耸清坚。平生护教心,光与星斗悬。」僧人名与字连称,是惠洪著作的习惯。《稀见本宋人诗话四种》称其底本为日本五山版,据柳田圣山和椎名宏一所编《禅学典籍丛刊》第五卷影印收入,我查该书此条,正作「嵩仲灵」,与诸本异,编校者偶然失考。诸书之误的原因乃在于未注意宋人有此习惯称呼,且未察觉该条记载的是僧人之事,以为有姓「高」者而无姓「嵩」者。
    3.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宋诗》卷三七四○据《舆地纪胜》卷二十六《江南西路•隆兴府》收权巽诗二首,一为《石门山》,题下注「在靖安县西北」。一为《寄邑令诗》,诗曰:「嵯峨幽谷山,寂寞彭泽令。绝境空自奇,高标岌相映。」然而,遍查所有宋人传记数据,均无权巽其人。今考江西诗派诗僧善权,字巽中,江西靖安人,世称「瘦权」或「权巽中」。《石门文字禅》卷二十九《冯氏墓铭》曰:「传法沙门善权,以政和五年十月某日葬其母冯氏于幽谷山之阳。」根据善权为靖安人以及葬母于幽谷山的事实,结合《石门山》题下注的「靖安县」和《寄邑令诗》中的「幽谷山」,我们可以推断所谓「权巽」应是「权巽中」之误,这两首诗应归于善权名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24
    4.日本江户诗僧廓门《注石门文字禅》卷一《怀慧廓然》题下注曰:「按《彦周诗话》曰:『僧义了,字廓然,本士族锺离氏。事佛慈玑禅师为侍者。……盖取其学道休歇洒落自在如此。』愚曰:恐此人欤?义了亦号慧了欤?观者幸鉴。」廓门注之误,也在于不了解惠洪对僧人名与字的称呼习惯。据前述第三条原则,可知「慧廓然」为名与字连称,该僧法名第二个字应为「慧」字,字「廓然」。僧义了法名的第二字为「了」,不符合条件。廓门注「义了亦号慧了」的猜测更离谱。查《石门文字禅》卷二十三《临平妙湛慧禅师语录序》与《五灯会元》卷十六《雪峰思慧禅师》有关记载,可确定「慧廓然」法名当为思慧,字廓然。根据同样的原则,我们可以推断《石门文字禅》卷三《次韵道林会规方外》中的「规方外」是《五灯会元》卷十六中的道场有规禅师,名有规,字方外。《宋诗纪事》卷九十三的小传:「有规,南渡初吴中诗僧。为人性坦率,其徒谓之规外方。」所谓「外方」当是「方外」之误。
    5.《历代诗话续编》本《藏海诗话》:「子苍云:『若看参寥诗,则洪诗不堪看也。』」编者案语云:「洪诗不知指何人,岂山谷诸甥耶?」这种疑问也是因为不了解宋代诗僧名字称呼习惯之故。如前述第一条原则,僧人法名可简称其「殊名」。参寥为北宋著名诗僧,此处与他相比者,也应是诗僧,所以「洪」应是惠洪的简称,而不是指黄庭坚的外甥洪朋兄弟。
    6.《历代诗话续编》本《庚溪诗话》卷下载一首七绝:「坐见茅斋一叶秋,小山丛桂鸟声幽。不知迭嶂夜来雨,清晓石楠花乱流。」又曰:「近阅曾端伯慥所编诗选,乃载于何正平诗中,未知孰是。」上海古籍出版社《诗人玉屑》卷八引《庚溪诗话》从宽永本和嘉靖本「何」作「可」。按:江西诗派诗僧祖可字正平,时人呼其为可正平。后人不知宋人称呼僧人的习惯,以为无姓「可」者,故妄改为「何」,其误正与「高仲灵」相类。顺便说,《四库全书》类书、总集、诗话中作「何正平」者,也都是「可正平」之误。
    7.《宋诗纪事》卷九十一载诗僧昙秀《山光寺》诗一首,无作者小传。《苏轼诗集》卷三十五《山光寺送客回次芝上人韵》诗查注:「芝上人,名昙秀。」今考《苏轼诗集》中有《送芝上人游庐山》、《赠昙秀》、《次韵法芝举旧韵一首》等,所赠均同一诗僧。根据前述称呼习惯,法名可简称,而字不能简称,因此可知芝上人应是法芝的「殊名」简称,而昙秀应是其字。《全宋诗》卷八三九将昙秀《山光寺》诗系于释法芝名下,其小传称「释法芝,字昙秀」,这是正确的。
    8.《历代诗话续编》本《藏海诗话》:「明不亏《题画山水扇》诗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25
    编者案曰:「明不亏姓名诸书不载,未详何人。」其实,「明不亏」也应是诗僧的名与字连称。《四库全书》本《藏海诗话考证》曰:「案:明不亏不似人姓名。《夷坚志》载南宋初有华亭普照寺僧惠明能诗,疑不亏为明之字,犹惠洪字觉范,诗家即谓之洪觉范。宋时于僧有此称也。」《全宋诗》、《宋人传记数据索引》均以为姓明名不亏,似不妥。
            总之,按照宋代对僧人名与字的习惯称呼,我们不仅可以订证古籍整理的讹误,补充或修订有关唐宋僧传记资料的工具书,搜集诗僧遗佚的诗词作品,同时也可以恢复唐宋诗文集中提及的诗僧的准确名字,以与佛教禅宗典籍相对照,从而更清楚地了解诗僧所属佛教宗派以及与士大夫的交往关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26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心中空明,人自清明[1674]

  • 出家师父的法名为何要称上下?其实并非佛教专有[1444]

  • 为什么要对出家师父的法名尊称上下?[1751]

  • 禅籍里的俗谚[5198]

  • 系统地、多角度地研究中国禅宗文献语言的开拓性之作——评周裕锴《禅宗语言》[5974]

  • 沉潜研索 金针度人──周裕锴先生《禅宗语言》读后[4971]

  • 从严佛调——朱士行说中土的僧姓法名[4371]

  • 禅宗智慧“接着讲”——评周裕锴《百僧一案》[8474]

  • 周裕锴:《百僧一案序》[8738]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