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在家居士切记:不能由于信佛而[106]

  • 业障一眼就看的出来,你有业相[120]

  • 启示:一个人不开心的真正原因[115]

  • 明一法师:行人莫与路为仇[130]

  • 这三件事,佛弟子要谨记在心![127]

  • 古训:事不拖,话不多,人不作[144]

  • 经常意念众生过错,​等同[130]

  • 学佛久了,一定要破除这个学佛[123]

  • 守持戒律,孤独中自在自得[136]

  • 印光大师的净土思想[113]

  • 明白佛法的真意[149]

  • 世间最珍贵的音声 莫过一句“南[121]



  • 本站推荐

    庐山:一座因"奇秀山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慈悲为怀:性别视域中的观音信仰
     
    [ 作者: 侯杰、张鑫雅   来自:网络   已阅:109   时间:2020-8-15   录入:wangwencui


    2020年8月15日    佛学研究网

        在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心目中,美丽而善良的观音,以慈悲为怀,全知全能,具有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爱心和智慧。她既能够护佑众生从战乱、疾苦中脱离险境,解除冤狱,避免受到各种伤害,还可以帮助病患起死回生,免除各种疾病困扰,延年益寿,奔向幸福的彼岸。于是,观音赢得包括女性在内众多崇奉者的信赖,衍生出丰富多彩的观音信仰民俗。

        一、观音:从域外传入中土

        佛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对世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传入中国之后,与各地、各民族思想观念、文化心态、社会习俗等发生碰撞与融合,经过千余年的发展、演变,在中国社会早已不再是一种外来的宗教,而成了中国社会文化和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佛教的神佛世界中,观音最早是在三国时期伴随着佛教从域外传入中土,经过演化,终于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信仰对象。唐朝时期因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去掉“世”字,简称观音。在历史上,不仅汉族人中,以观音为名,或以供奉观音为主的寺、庙、阁、堂、庵、楼,不可胜数,而且满、蒙古、羌、彝、白、傣、水、壮、瑶、畲、藏等兄弟民族中,观音也拥有众多的信仰者。所以古人有云:“佛殿何必深山求,处处观音处处有。”[1]210

        在大量的“乡村庙宇中,通常供奉的是慈善的观音菩萨、商人们必不可少的财神、大旱之年能降雨的龙王以及另一世界的使者土地爷。城市庙宇中的神还要多得多,常供的有文神,孔夫子及其72位高徒,农神、医神、司麻疹、眼疾和其他病症以及身体部位的女神,城隍或地方神以及分立左右的十位判官”[2]231。很多人还在自己的家中供奉观音塑像,朝夕礼拜。据明朝时期的谢肇淛记述:当时观音、关公等四种崇拜最为普遍,“凡妇人女子,语以周公、孔夫子,或未必知,而敬信四神,无敢有心非巷议者,行且与天地俱悠久矣。”[3]据清朝时期的梁章钜披露:“吾乡人家堂室中,亦无不奉观音者,女流持斋讽经尤为敬信。”[4]在民国时期编写的地方史志中,有更多的相关记载。如人们在佛龛中,“或供祖先牌,或供天地君亲师位、观音、财神、文昌、灶君、太岁等牌,新式者或供中华民国万岁牌;龛下供镇宅土地牌。”[5]社会各界人士在供天地君亲师牌位的同时,“兼供孔子、老君、关圣、灶神、观音、土地、财神、招财童子、牛神、蛇神,更在庭前贴有天地牌位,上书‘天地位焉’四字,是亦别开生面之神牌。”[6]观音成为中国社会各界人士祭拜最多的神灵。

        浙江普陀山的观音菩萨道场,被誉为“海天佛国”,建有普济、法雨、慧济等著名寺院,另有28所禅院、128处茅棚,僧尼三四千人。每逢法会,成千上万的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虔诚的信仰,其狂热程度甚至超过了玉皇大帝。在《普陀宝卷》中就曾记载,王有金夫妇为捐款修建普陀观音寺,不仅卖尽家产,而且卖掉亲生女儿,以表示对观音的虔诚信仰。[7]328

        为了满足中国社会各界人士有求必应的实用心态,观音在不同的场合,往往有不同的化身。因此,观音的造像和神格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其中,原本为男身的观音到中国后,不但“变脸”成了女容,而且出现了慈眉善目、怀抱一个胖胖小儿的送子观音形象。在扬州的观音堂,有个送子观音殿,“一名百子堂,城中求继嗣者,祈祷于此。”[8]290若第二年喜得贵子,孩子就必须给观世音菩萨做契子,如此,孩子便可长命富贵。此外,善男信女们还特别相信,经常诵读《观音经》,或是瞻仰观音佛像,向观音祈祷,就可以使不孕的女性得子。在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眼中,《观音经》除了具有消灾解难的作用以外,还有用来祈子的特殊功效。尤其是在一些民间故事中,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节:如果哪位女性在夜晚梦到观音,那么不久之后,这位女性就可以得到子嗣。正是由于与观音沟通、求助的方式简单易行,所以人们特别愿意亲近这位菩萨。

        在中国社会各界人士的心目中,美丽而善良的观音,全知全能,十分热心于凡间琐事,具有大慈大悲的爱心,主管催生、治痘疹、眼疾等许许多多的世俗事项。在佛教典籍中,观音因力施而得名“施无畏菩萨”,因心地善良而得名“大慈菩萨”,因广种福田而得名“大悲圣者”,因智慧超群而得名“圆通大士”,因德行操守出众而得名“莲华士”,因果位而得名“圣中佛”,因圣洁而得名“白衣大士”,因道场而得名“南海大士”。因身披白衣,左手持莲花,右手作与愿印而得名白衣观音。此外,还有六观音、七观音、十五观音、三十三观音、九面观音、十一面观音、六臂观音、二十四臂观音、千手观音、千手千眼观音等等形象上的变化。在三十三观音中,白衣观音、杨柳观音、鱼篮观音、水月观音、洒水观音等各种造像,得到社会各界人士,尤其是女性的虔诚敬奉。因此,笔者在多年之前就已经指出:观音香火之盛堪比释迦牟尼佛祖。[9]隐含其中的性别意义亦特别值得研究、探索。

        二、从男到女:观音形象在中国的性别转变

        观音是观世音在中国的简称,与文殊、普贤共称“三大士”。又作观世音菩萨、观世自在菩萨、光世音菩萨、观世声等,别称救世菩萨、莲花手菩萨、圆通大士等。他相貌端庄慈祥,经常手持净瓶杨柳,关注人间。他具有无量的智慧和神通,大慈大悲,普救人间疾苦。与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地藏菩萨共同构成大乘佛教的四大菩萨。有关观音的身世,往往是根据印度的传说变化而来。据说是有兄观音菩萨和弟大势至菩萨二人发愿修行,普度众生。作为域外传来的菩萨,观音与中国社会各界人士结缘最深。

        两汉时期,佛教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甚至统治者的崇信,但学界普遍认为佛教的兴起是在两晋南北朝的时期(265-589)。魏晋南北朝时期,政局不稳,社会动荡,一方面,民族矛盾异常激烈,东晋和南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割据政权相互争斗,社会各界人士不堪其扰。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各界人士不仅受到统治者的压迫,而且还遭受水旱等自然灾害的严重侵袭,生活困苦,急需得到精神上的安抚和心灵的慰藉,使自己和家人有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即便今生今世不如意,还可以期盼来生来世发生变化,获得转机。相形之下,儒家学说所提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入世之说,与社会各界人士的实际需求相距甚远。道家、道教的清修、羽化成仙等诉求也难以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共鸣。因此,佛教日渐兴盛,观音的信仰也逐渐达到高潮。

        与此同时,观音经典的翻译也日渐增多,如《法华经》中的《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被称为《观世音经》,亦作《普门品》)即是有关观音菩萨的主要经典。除此外,更不容忽视的是,观音造像不仅不再拘泥于传统的模式,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达到相当高的艺术水准,而且集中表现出观音性别变化的全过程。隋朝时期,观音造像的样貌各呈其态,性别也开始多样化。有的依然保持男相,如敦煌莫高窟276窟的观音,身材较为粗壮,留有八字须,面方耳阔,上着僧祗支,下着大裙,胸前挂长璎珞,右手执柳枝,左手持净瓶[10]28;有的则具有明显的女相特征,如莫高窟藏经洞217窟的观音面庞丰满圆润,体态丰腴健美,头束高髻戴佛冠,手臂、手腕、胸前、腿腕都有装饰。从其全身的轮廓来说,欹斜的姿态,纤眉下微微下垂的眼帘里的凝视的眸子表达了菩萨的神韵。而那含蓄端庄的样貌,俨然是一位文静、善良的少妇。[10]28—29虽然这些造型的风格、样式各不相同,但都表达了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对观音形象的想象和艺术构建。从造像的角度来看,隋朝时期的观音形象总体上摆脱了北魏时期秀骨清相、潇洒飘逸的传统形象,具有拙朴厚重的特点。

        唐朝时期,观音形象进一步世俗化,呈现出越来越多的女性化特质。不论是坐像,还是立像,无不姿态端庄,比例适度,身姿优美,面向丰满,慈眉善目,肌体细腻,头束高髻,素面如玉,长眉入鬓,双手纤巧,半裸上身,斜披短巾,璎珞华美。[11]7除此之外,唐代的画家也是各显神通,尽其所能,创作出多种情态的观音形象。总之,观音的形象已经出现变化趋势,逐渐由男性菩萨转变成女性菩萨。

        宋朝时期,在社会各界人士中间供奉、祭拜观音者大幅度增加,已有“家家观世音”的说法。观音造像在唐代的基础上也有所发展变化,突破了某些程式化的限制。或立或坐,姿态越发自然,体态丰满圆润,眼睛和眉宇间流露出几分安详,散发出无限清纯的气韵。据考证,菩萨女性身世说最早见于朱弁的《曲洧旧闻》,宋末元初的管道升撰写的《观世音菩萨传略》是较完整的传记。

        明清时期,以山两长治市的观音堂较为经典,以河北正定隆兴寺内的倒坐观音最为优美。前者观音坐于莲花座上,头戴五佛冠,丰颐大耳,樱桃小口,胸前佩戴璎珞,臂饰宝钗,身穿通肩大袖衫裙,右手置于右腿之上,右腿曲倚,左臂下垂,左腿向前踏在前面坐骑朝天吼背部的莲蓬上。后者据碑文载,观音像重塑于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一改端坐莲台、手持净瓶的传统形象,闲逸自若踞坐在群峰重峦叠嶂、祥云萦回缭绕、山泉喷涌的五彩悬山中。头戴宝冠,帔巾自肩前下垂绕两臂向外飘起,头微右侧,身稍前倾,左足踏着五彩莲花,右足屈膝搭于左腿之上,右手绕膝轻抚左手腕部。脸庞秀丽,神态恬静,弯而长的细眉之下,凤目微张,稍下俯视。塑像比例匀称,姿态优雅端庄,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观音像。[12]245这一时期,观音的形象进一步朝着程式化、民族化、世俗化等方向发展。程式化是指自隋唐时期以来,中国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在信仰、祭拜观音的过程中创造出的自在观音、数珠观音、日月观音、千手千眼观音等形象基本稳定。民族化是指观音形象具有明显的民族特色。世俗化是指观音形象更贴近包括女性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及其生活,具有世俗气息。

        需要指出的是,千百年来,中国民间故事、传说对观音信仰的传播和性别的最终定型也起到相当大的作用,使其成为社会各界人士顶礼膜拜礼拜的对象。在各地,流传着很多观音下凡试探人心、拯救好人,惩罚坏人的故事传说。这些故事传说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内容丰富,流传范围极广。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历史上,曾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四大文学名著之一的《西游记》第八回中对观音就有这样一段描写:

        诸佛抬头观看,那菩萨:理圆四德,智满金身。璎珞垂珠翠,香环结宝明。乌云巧叠盘龙髻,绣带轻飘彩凤翎。碧玉纽,素罗袍,祥光笼罩;锦绒裙,金落索,瑞气遮迎。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柳岁岁青。解八难,度群生,大慈悯:故镇太山,居南海,救苦寻声,万称万应,千圣千灵。兰心欣紫竹,惠性爱香藤。他是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活观音。[13]50—51

    总之,具有明显女性气质的观音形象更多地与中国社会各界人士的思想观念、日常生活相结合,并伴随其从外国到中国、从佛国到人间、从神圣到世俗的多重转变。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对观音的信仰有增无减,而且还根据自己的现实需要,不断赋予观音以新的神格。

        三、观音神格的演化

        观音虽为舶来之神,但是在与中国思想文化、风俗习惯的相互碰撞、彼此交流与融合的过程中,越来越多地为中国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所接受,与人们的生活、观念发生越来越紧密的联系,在信仰的世界中占有突出的地位。于是,观音的神格也不断增加和演化,终于成为解除一切烦恼,消除一切苦厄的神灵,帮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脱离苦海,让渴求生命的人们拥有幸福,让面临死亡威胁的妇孺、婴儿获得生命的保障,救助女性、儿童于危难之际的各项使命,堪称中国女性心目中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全能神。

        (一)普救众生。在佛国世界中,观音是一位愿意普救众生一切急难的菩萨。据清朝时期的俞正燮记述:“过去散提岚界,善持劫中,时有佛出,众曰宝藏。有转轮者,名无量净。第一太子名不咰,发菩提心:‘众生念我,天耳天眼闻见,不免苦者,我终不成天上普提。’宝藏佛言:‘汝观一切众生,欲断众苦,故今字汝为观世音。’”[14]

        观音初为男性,由于号“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菩萨”,所以,人们以为慈眉善目的美貌女子似乎更符合其使命和身份,并行使神职和神能。于是,观音为男性之说逐渐为女性之说所代替。在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的观念中,观音出于自己的怜悯心、慈悲心和同情心,从利乐众生出发,以非功利的宗教理想为依归,不仅急人之所急,解人之所难,救助一切痛苦困厄之人,不求回报,而且对于那些为非作歹之人,只要其有悔悟向善之心,也会慷慨相助,指点迷津,助其脱离苦海。

        在中国,具有慈悲心肠的观音菩萨担当起了救灾救难的责任。“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能解脱。”因此,人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随时随地供奉观音,或者呼叫“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请求观音显灵救助,以慈悲为怀的观音就会闻声跑来解救,帮助人们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同时,观音菩萨还以其善良的心怀,关心众生疾苦和尘世间的凡人琐事:“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这的确给了人们急来抱佛脚、危难念观音的妙方和启示[15]112。于是,中国社会各界人士借助于对大慈大悲的观音的供奉、崇拜,祈求风调雨顺,丰衣足食,消灾祛病,健康长寿,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等。

        中国长期处于农业社会,相对封闭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占据社会生活的主导地位,靠天吃饭的宿命决定和影响着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之生活。不期而至的各种天灾人祸往往使中国普通民众处于颠沛流离、水深火热之中,尤其是在古代中国,受自然灾害的影响,谷物歉收,民众食不果腹的现象常常出现。众所周知,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农作物的收获离不开雨水的灌溉,可雨水又时常奇缺,造成干旱,农作物无法生长。为此,中国的男女老幼都加入到祈雨的队伍,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祈求各方神圣显灵,以解决水荒问题。观音传入中土,已经变成女性,与我国女性广泛参与的求雨活动相衔接。因此,关于祈求观音而下雨的记载比比皆是。据《统纪》载:

        宋哲宗元符二年夏,四月不雨,袁州守臣王敏中,祷于木平山舍利石塔,精诚通感,岩中放光,见白衣大士身金璎珞,获五舍利,其大若枣,中有台观之状。复往仰山塔所见,见泗州大圣、维摩、罗汉列居左右,已而大雨沾足。郡闻于朝,诏赐木平塔曰“惠庆”,仰山塔曰“瑞庆”。[10]87

        由此可见,拥有超自然力的观音为靠天吃饭、受到干旱困扰的普通农民及其地方官,乃至社会各界人士解除了旱情,为和平、安宁的生活带来希望。

        惩恶扬善也是大慈大悲的观音广受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爱戴和尊奉的原因之一。在民间流传着这样的一则传说:很久以前,浙江嘉善一带梁家村和治本村交界处,有一条湍急的河流,河上没有桥,钱财主就用木船摆渡,收取钱财。因为船小浪大,所以经常发生翻船事故。因此,人们特别盼望着建造一座桥,解决出行困难。有一位善良的商人愿意出一半的建桥费,另一半由附近居民筹办。众人拾柴火焰高,很快就筹齐了建桥费,并从山里运来建桥用的石块。就在这时,钱财主心生歹念,怕建好桥之后,就赚不到摆渡的钱了,暗中指使家丁把建桥用的石头抛入河中。一天,钱财主到河边督阵,一块大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砸断了他的腿。钱财主在梦中,梦见观音斥责他。而建桥的人也在河中见到了四根长石竖立,还隐隐约约看见观音的头像。人们知道这是观音帮忙大家,所以在四根石柱上铺好石板,建好了桥,将桥命名为“观音桥”,并在附近建起一座“观音庙”。

        此外,观音还能点化土匪、强盗等幡然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江苏常州,有一群强盗,共19个人要去普陀山为恶。因一人嫌风浪太大,没有同去。结果,去普陀山的这18个强盗,受到观音菩萨的感化,回心转意,弃恶从善,成为十八罗汉。[16]在浙江丽水有24个占山为王的强盗,一次被化装成老婆婆的观音点化,幡然悔悟,痛改前非,并砸毁刀枪,金盆洗手。于是,观音渡他们上天,被封为廿四主天。

        (二)观音送子。作为生物物种之一的人类,由于男性和女性在生理一生殖机制上存在差异,所以女性在履行传宗接代的使命中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对女性而言,生育子女既是女性心理发展的重要阶段,也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正如分析学家比布林指出的那样:“个人在这次转机中……面临着顺应危机,面临着早期发展阶段各种心理冲突的复苏。”[17]71孕育、生育、哺育、养育、抚育、教育子女一方面是女性的重要使命,另一方面对女性的生理和心理也提出挑战,形成多重考验。因此,中国女性在怀孕和生产期间往往会更加虔诚地信奉那些保佑顺利孕育、生育儿女的神灵。因此,在域外本来没有“送子”功能的观音,在中国随着观音女性化的不断加深,特别是成为女菩萨之后,就被赋予了这样的神职神能。于是,送子观音应运而生。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相信观音可以保佑、庇护女性生产顺利,婴儿平安健康。

        由于女性在生产的过程中不仅十分痛苦,而且死亡率较高,产妇们免不了对生育万般恐惧,于是寄希望于大慈大悲、无所不能的观音。产妇们在生产的时候,处于极度痛苦之中,常在恍惚之间见到观音;有人干脆向大慈大悲的观音求救,大呼“观音菩萨”[18]19,护佑自己渡过生育难关。

        不仅如此,观音还保佑婴儿平安降生,制止溺女婴的传统恶俗。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人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普遍认为男孩承担着绵延香火、传宗接代的大任,而女孩则无足轻重。正因为极端轻视女性,所以才会经常出现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女婴即被溺死的人间悲剧。故而,人们将拯救女婴生命的希望寄于观音身上。满怀慈悲的圣母观音通过自己的神能挑战传统恶习,给予女婴以生命的保障。

        由于自然条件的恶劣和医疗保障的缺失,婴幼儿夭折率居高不下,抚育婴儿长大成人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为了使婴儿健康成长,中国社会除了形成了一整套育儿的生命礼俗外,也将希望寄托在观音身上。在婴儿尚在襁褓时,人们就盼望得到观音的护佑。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观音更是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婴儿一旦患病,或生命垂危,包括女性家长在内的亲人们就会祈求观音拯救自己的孩子,使其摆脱疾病的困扰,重获健康,顺利成长。据《鞭心路》记载:一人见佛寺破败,曰:“菩萨慈悲,能与人智慧,某愿重修此殿求子孙有读书者。”当他使佛寺焕然一新后,“其孙尧中、曾孙梦斗,相继登弟。”[10]136—137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观音不仅掌控着尚未降生的孩子之性别,而且还能够按照人们的主观意愿,使女性转变为男性。据《述异记》载:

        荆州黄叟,老而鳏,笃孝好善。一女嗣姑,年十四,随父读,慧而贤,绣白衣大士像,礼拜甚虔。一夕梦大士曰……汝父孝义,不应无后,奈年老,我以汝子之。啖以红丸,女觉热气一缕下达,昏瞀者七日,醒则又化男身。

        从而帮助人们实现了种种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和要求。

        由此不难看出,观音信仰具有实用理性色彩浓厚、功利性格突出等特点。对此,费孝通曾指出:“我们对鬼神也很实际,供奉他们为的是风调雨顺,为的是免灾逃祸。我们的祭祀有点像请客、疏通、贿赂。我们的祈愿是许愿、哀乞,鬼神在我们是权力,不是理想;是财源,不是公道。”[19]110观音信仰自然也不会例外。

        观音信仰,在中国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变化,成为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信仰和崇奉的对象。不论是在内陆,还是沿海地区,人们都会在不同的祭祀空间、时间把观音供奉起来,进行顶礼膜拜。这主要是缘于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在性别转换间,不仅因应信仰者的需要,以美丽、善良的女性形象示人,不断衍生出自在观音、日月观音、千手千眼观音等各种形象,而且全知全能,主管送子、催生、痘疹、眼疾等许许多多的事,彰显出热心凡间琐事、乐善好施、大慈大悲的情怀。

        显然,观音在佛教顺应中国家庭需求的潮流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扮演了重要角色。她不仅承担起消除传统中国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忧虑的责任,而且还履行帮助女性治疗各种疾病,给处于绝望中的女性带来了勇气和希望,满足她们对孕育、生育、养育、抚育子孙的各种期盼,实现传宗接代等梦想的使命。众所周知,由于男女两性在社会上的性别分工和角色存在差异,加上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抚育幼童成长的重任多落在中国女性的肩上。抚养子女的艰辛和望子成龙的热切期盼使得那些无法改变现实的中国女性常常将希望寄托在观音身上,赋予其更多的神职、神能来满足、实现自己的愿望、要求。也正是在这样的一次次互动中,观音不断被笼罩在保护神的光环之中,从而更加受到中国女性的崇信。

        由此可见,观音不仅可以解救人间一切苦难,而且确立了无可替代的地位,成为中国佛教信仰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心目中无所不在、无所不到的全能神,掌管着人们生产、生活的诸多方面,给处于困境中的人们带来光明和希望。人们不仅以美食、美言和虔诚的供奉来表达崇拜之情,而且特别信赖她,一遇困难就会想到她。大慈大悲的观音和中国社会习俗相结合,成为生活、观念、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从不同的角度和维度帮助、慰藉中国女性对自己人类生命孕育者、创造者、养育者的主体身份之认同与承担。

        作为女神信仰,观音与中国本土的女神信仰既有相同之处又保有自身的独特性。而性别作为佛教研究的一个重要分析视角,将观音信仰置于性别视域中进行探讨,不但可以扩展性别研究范围,还能够推动佛教研究的持续深入发展。

        参考文献:

    [1]林国平.闽台民间信仰源流[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

    [2]许烺光.美国人与中国人:两种生活方式表[M].北京:华夏出版社,1989.

    [3]谢肇淛.五杂俎·事部(三)[M].北京:中华书局,1959.

    [4]梁章钜.退庵随笔:卷10[M].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97.

    [5]平坝县志[B].贵阳:贵州文通书局铅印本,1932.

    [6]榕江乡土教材.民国抄本[M].贵阳:贵州省图书馆油印本,1965.

    [7]姜彬.吴越民间信仰民俗——吴越地区民间信仰与民间文艺关系的考察和研究[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

    [8]李斗.扬州书舫录[M].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1984.

    [9]侯杰.佛教与中国民众宗教意识[J].香港·菩提月刊,2012,(3).

    [10]邢莉.观音信仰[M].北京:学苑出版社,1995.

    [11]王磊义.中国历代佛教画像集[M].北京: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1991.

    [12]罗哲文,柴福善.中华名寺大观[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08.

    [13]吴承恩.两游记[M].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

    [14]俞正燮.癸巳类稿:卷15[M].北京:商务印书馆,1957.

    [15]侯杰,范丽珠.中国民众宗教意识[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

    [16]常州民间文学集成编委会.常州民间故事集[M].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9.

    [17](美)J.A.谢尔曼,F.L.登马克.妇女心理学[M].高佳,等译.北京:中国妇女出版社,1987.

    [18]孙建君.中国民俗艺术图说:民间神像[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1.
    *本网站对所有原创、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发布的文章、图片等版权归原作者享有。部分转载作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略论古代浙东沿海地区观音信仰的海神化[147]

  • 六朝时期观音信仰如何成为大众信仰[625]

  • 从青岩寺歪脖老母道场看观音信仰的地域化特点[1311]

  • 中国民间的观音信仰是中印文化交融的结果[1333]

  • 民间的观音信仰是怎么形成的[1949]

  • 浅议观音信仰与南和观音历史文化[6027]

  • 普陀山如何与佛教结缘 最终形成观音信仰道场[6049]

  • 舟山观音信仰的海洋文化特色[4190]

  • 中国人的观音信仰[4424]

  • 印度观音信仰的最初形态[5647]

  • 印度的观音信仰及观音造像[4893]

  • 谈普陀观音信仰的历史影响[4351]

  • 隋唐观音信仰中国化的基本特征[4683]

  • 浅谈“伪经”与观音信仰的中国化[4589]

  • 论观音信仰的中国文化底蕴[4345]

  • 观音信仰对中国古代艺术的影响[3633]

  • 观音信仰与中国少数民族[3384]

  • 观音信仰原因考[3564]

  • 观音信仰的中国化[3753]

  • 试论早期吐蕃的观音信仰及与周边地区的关系.caj[333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