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大别山:一座得“山水”名扬天[1851]

  • 凡事有因果,万物有轮回[153]

  • 如是行去,必得往生极乐邦——[116]

  • 即使没有往生,你所念的佛也没[112]

  • 为什么《地藏经》是学佛者必修[112]

  • 四点建议避免学佛走偏![117]

  •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誉海內外的[1726]

  • 武则天与敦煌《金刚经》的故事[128]

  • 一生磨难重重,是前世修行不好[113]

  • 你也可以成为“一分钟的佛”[103]

  • 微笑的魅力和功德[148]

  • 这三个故事,教你用佛法控制自[168]



  • 本站推荐

    大别山:一座得“山

    普陀洛迦山:一座享

    中国"普贤学″与"中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A2菩提文库 >> [专题]a2菩提文库 >> 正文


    善虽小也可点亮一盏灯
     
    [ 作者: 布衣粗食   来自:中国新闻网    已阅:1664   时间:2013-11-23   录入:wangwencui


    2013年11月23日  佛学研究网

    善虽小,也可点亮一盏灯。(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小时候,家里穷,最好的食物大概就是母亲做的糯米烙饼吧。这时候我们姊妹(我,哥哥,姐姐)三人都围坐在灶台前,眼神紧盯着铁锅里的烙饼,看着雪白的烙饼“嗤”的一声,冒着白气,贴在油乎乎地锅底。这样的日子里,满屋子充满了节日的气氛,烙饼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土砖屋,诱得我们垂涎三尺,喉咙“咕咕”作响。

    那天傍晚,天边的最后一道晚霞淹没在山尖,天色暗淡了下来。母亲刚刚做好几个烙饼,准备好晚餐。这时候,一个走东家,串西家的货郎敲响了我家的木门:“大姐,我在这借宿一晚好吗?”货郎冲着我母亲说。

    顺着声音看去,货郎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黝黑,高瘦,微微有点罗锅背,肩膀上担着木制货箱。“诶,你进来吧,挨到明日天亮再走吧。”母亲毫不犹豫的让货郎进屋来。

    我家住的地方,每隔好几里地才有一个小村庄,而且山高路远,小路鸡场般蜿蜒,黑夜赶路是很危险的,更何况货郎走到下一个村庄可能家家户户都安歇了吧。再说,来这里的货郎极少,山里人家,穷且节俭惯了,不轻易买洋货,很多货郎觉得无利可图。这样一想,我倒觉得母亲做得对,应该留宿人家一晚。继父知道山路危险,也没有反对。

    “饿了吧,这有热烙饼,香着呢。”母亲把烙饼端过来,招呼着货郎坐在餐桌前。

    “啊!”我差点喊出声来。烙饼大概就是一人一个,如果被货郎吃完了,那剩下的分给谁呢?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货郎已经陆续吃下了两个烙饼,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跑了一天的山路,他真的很饿了。

    待到货郎止住了饥饿,母亲才把剩下的两个烙饼切开来,分给我们姊妹三人。母亲看我嘟哝着小嘴,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远来是客啊,出门在外,都是苦命人,都有难言的苦。等你来日长大了,就知道人情冷暖了哦。”

    母亲的话,我似懂非懂,但心里还是很不心甘情愿。手里的半张烙饼也吃得无滋无味。货郎也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脸上露出责怪自己的表情来:“真的是打搅了,大姐,来这的外乡人很少吧……”

    母亲一边收拾晚餐后的残羹一边回着话:“是啊,穷山僻壤的,谁来串门啊,好些家里都揭不开锅,哪有心思和外界交往……以后你到这边来,尽管来我家歇脚就是,好吃好喝不说,粗粮泉水还是有的。挨一挨这夜晚也就过去了。”

    那一晚,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和货郎唠叨到很晚,全然没有把他当外人看。

    第二天,母亲还塞给货郎好些红薯皮,饭团,让他路上充饥。货郎也拿了一打火柴作为回报,然后担起木箱朝下一个村庄去。

    打那以后,货郎一年到头也有那么几次到我家来歇脚。每次,母亲都像招呼自己的亲人一样。我很不解,不过摄于母亲的威严,也不敢多问,只有祈求货郎不要赶在我们做烙饼的日子来。

    时光匆匆,一晃我就读小学二年级了,那时候因为地方贫穷,每学期才六、七元钱的学费也好多同学交不起,陆续都有同伴辍学。我们家也不例外,母亲整日劳作在田间地头,但我们姊妹读书的学费依旧一拖再拖。

    那年冬天,在交够大哥大姐的学费后,我的学费没有了着落。眼看就要期末考试了,学校发出最后通牒,考试前不交钱就退学处理。我急哭了,母亲也很无奈,想要对我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来。

    恰巧,货郎在期末考试前夕来我家歇脚。母亲这次态度来了个大转弯,虽然没有拒绝,但也没有了往日的笑语,两眼通红,像刚刚哭泣过。

    晚饭后,货郎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母亲说:“大姐,一定有什么难处吧。这些天,我也听到附近有孩子交不起学费辍学了,你不会是……”

    “诶!”母亲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哗哗”地落了下来。“眼看,东儿这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家里男人不管,毕竟不是亲生的啊!”母亲说得断断续续,泪如雨下:“都怪我命苦啊,上辈子投胎错了地,最终落了个悲苦一生。不说也罢,你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第二天,货郎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他突然递过好些钱给母亲,都是一角,几分的小钞:“我昨夜数了数,有一十多元,大概够了吧,我也是个残疾人,身体每况愈下,可能串门的日子不多了,体力吃不消啊。”

    “不,不,你也难,回家对媳妇交不了差啊。再说,啥时候我才还得起呢?”母亲推辞着。

    “拿着吧,大姐,我故意等到你家男人出门了才起来,怕他误会啊。我从未娶到一房媳妇,在村里早就是'五保户’了,谁还能说我呢?钱还不了,就算了,也当成是谢谢你对一个外乡人的善良吧。”

    母亲在推辞不下时接下了钱。后来,货郎也来过我们家几次,只是母亲都无力还钱。再后来,货郎再也没有来过,据说是死了,在老家病死的。

    我是在初中时代,母亲才告诉我这些的。从此,我就相信了“善有善报”,懂得了“勿以善小而不为”的道理。

    母亲和货郎之间来来回回的善心,小之又小,却让我心里亮堂堂。是啊,多少怀着真诚而来的心被我们拒之门外,被我们的目光灼伤,被麻木不仁。有多少人会为一个卑微的善举而心存感激呢?

    是啊,善良就是人心中的打火石,即使善良很小,也可以点亮一盏灯。这盏灯会温暖你整个人生,会让你看到别人的伤口,然后懂得抚慰,而不是落井下石;这盏灯会让你看到举手之劳的力量。小小的一盏灯,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最终也会燃成一团烈焰,可以游走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信息来源:凤凰佛教网)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有一种善,叫我佛慈悲[401]

  • 善产生正智慧[476]

  • 以善止恶即是修行 [圣严法师][1916]

  • 善是宗,善是教,善是那道金色光芒[1577]

  • 善措其心 [悟因法师][3096]

  • 善虽小,也可点亮一盏灯[1951]

  • 关于“善”的十个难题[2683]

  • 让善文化火起来,可以借鉴各种宗教[1858]

  • “一念三千”与“性具善恶” [能行法师][4818]

  • 善的诱惑与恶的恐吓——藏密造型艺术形象的审美阐释[3149]

  • 善,止水心境[3328]

  • Buddhist Reflections on the New Holy War[4442]

  • Japanese ethics: Beyond good and evill[3723]

  • Desirelessness and the Good[264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