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中国禅学  |  禅学三书  |  慈辉论坛  |  佛学论文  |  最新上传  |  文学频道  |  佛缘论坛  |  留言簿   |

 管理登陆        吴言生 创办              图片中心    关于本网     佛教研究所 主办


  • 人的好运从哪来?[106]

  • 心静,心净,心境[117]

  • 《金刚经》的宗旨[102]

  • 人生最好的活法,一半在藏,一[128]

  • 真正的修行:不是走向复杂,而[109]

  • ​人的一生,都在为认知买[143]

  • 有一种累,叫想太多[106]

  • 知止[134]

  • 佛陀的广长舌相[119]

  • 佛教禅观视域中的存在性心理治[116]

  • 中国佛教史略:三国佛教[109]

  • 恭迎|七月十五 盂兰盆节(佛欢[163]



  • 本站推荐

    二十四节气之大暑丨

    父亲节丨父爱如山,

    佛国的微笑


       您现在的位置: 佛学研究网 >> B3研究综论 >> [专题]b3研究综论 >> 正文


    云南南传佛教“有寺无僧”问题的再研究 [梁晓芬]
     
    [ 作者: 梁晓芬   来自:中国民族报   已阅:4932   时间:2012-12-18   录入:yangsihan

     

                               2012年12月18日 佛学研究网

      “有寺无僧”问题一直是云南南传佛教领域中深受学界关注的一个重要现实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云南南传佛教的传承与稳定,而且,在当前云南“两强一堡”战略实施进程中,同时还关系到云南边疆的民族团结与社会安定,关系到南传佛教如何更好地发挥文化“软实力”作用的问题。因此,有必要深入探讨并提出妥善解决之道,为省委、省政府提供具有前瞻性和建设性的决策参考。

      一、透视“有寺无僧”问题之实质

      近年来,云南南传佛教领域中的“有寺无僧”问题日益突出,毋庸置疑, “有寺无僧”问题极大影响了传统寺院管理模式的运行和正常宗教活动的开展,由此显露的“僧才危机”更加凸显出南传佛教教育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据调查,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共有正式登记的南传佛教寺院592所,但只有18%的寺院有僧侣,82%的寺院均无僧侣担任住持,平时一般由“贺路”[①]管理,实际上处于关闭状态,只有重大佛教节日之时才开门让群众入寺礼佛。其中,瑞丽市共有114所佛寺,只有17所有佛爷主持,有97所空寺,占总数的86%;陇川县2006年依法登记的佛寺有120所,只有20所有住寺僧人,空寺高达100所,占总数的83%;盈江县共有佛寺124所,27所有主持,空寺达97所,占总数的78%;畹町有佛寺9所,只有1所有主持,空寺8所,占总数的89%。其他南传佛教流传区域除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稍好一些之外,有寺无僧的情况也比较突出。例如,临沧市耿马县共有南传佛教寺院119座,只有83座有主持,空寺有36座,占总数的30%;临沧市双江县31座佛寺中,有13座是空寺,占总数的42%;普洱市依法登记的南传佛教寺院有168座,现有42座空寺,占总数的25%,其中景谷县78座南传佛教寺院中就有18座是空寺,占总数的23%。[②]

      究其根本,“有寺无僧” 问题的实质是高素质僧才的真正匮乏。云南省宗教事务局统计数据表明,自2002至2007年间,云南南传佛教的佛寺数量略有增加,从1648所增加为1661所,而教职人员人数则从1597人减少为1536人,平均一寺不足一名僧人。寻本溯源,云南南传佛教“有寺无僧”问题有其历史渊源及现实原因。首先,由于“文革”期间云南南传佛教传承体系的中断,传统的佛寺教育模式出现了历史性断层,导致僧才断代,青黄不接;其次,受现代世俗化浪潮的冲击,年轻一代的宗教情感渐趋淡化,在教育取向上更重视学校教育而非佛寺教育,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南传佛教僧源不足,而终身出家并精研佛学者尤为稀缺。

      二、解读“缅僧入境”问题之利弊

      由于云南南传佛教“有寺无僧”问题在一定时期内无从妥善解决,这一问题遂逐渐演变为一个新的现实问题,即“缅僧入境”问题。学界对此问题众说纷纭,笔者认为,应从两个方面辩证地来看待“缅僧入境”之利弊。

      一方面,信众出于宗教生活的需要到缅甸聘请德学兼备的僧侣到境内住持佛寺活动或住持寺院。据统计,2000年西双版纳州全州有缅籍僧侣98人住持寺院,2001年经过清理后还有59人,现在仍有23人。德宏州的情况更加突出,全州有僧尼住持的寺院总共90所,而缅甸籍僧尼住持的寺院就有40所(其中外籍比丘当住持的29所、外籍沙弥尼当住持或管理的11所),占总数的44.4%。2006年陇川县23名住寺僧人中,21名是缅甸人,另外两名也是从缅甸学成归来的;瑞丽市总共有11所由沙弥尼管理的寺院,其中有10所是由缅甸人担任住持。同时,德宏州全州264名僧人中,缅甸籍的僧人就有88人(其中比丘43人、沙弥18人、沙弥尼27人),占僧人总数的32%。瑞丽市34名比丘中,中国籍的只有11人,而缅甸籍的就有23人,16名沙弥尼中有15人为缅甸人。畹町2名比丘全部是缅甸人。潞西市的12名沙弥尼也全部是缅甸人。此外,目前德宏州不仅有境外僧侣到境内主持寺院宗教事务,而且从缅甸到境内主持寺院管理的“贺路”也不少。例如,瑞丽市114名贺路中,70人为缅甸籍人员,其中少数为短期聘用,多数为长期聘任,而且有的已在我国境内落户,分给田地,并在当地结婚。[③] 此类境外僧人受聘入境主持佛教活动或住持寺院问题,既满足了当地信教群众宗教生活的现实需要,也有利于云南南传佛教正常宗教活动的开展和佛寺教育的传承,主要局限在佛教内部的自然流动,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政治意图和超出宗教范围的活动,不宜视之为宗教渗透而使问题复杂化。

      另一方面,在中缅、中老边境地区,南传佛教是当地民众的主要宗教信仰,各国间民间宗教文化交往比较频繁,个别境外僧侣乘机入境非法传教甚至进行宗教渗透活动。例如,1996年泰国一名长老入境,在西双版纳州的勐海县擅自建盖了7座佛塔;1998年缅甸小勐腊的一名佛爷私自进入勐海县打洛镇,攻击我国的宗教政策,要求当地傣族无条件听从缅甸佛爷的指挥,要求我方边民每15天到境外接受其传法,宣扬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佛的保佑;2000年,缅甸曼回寨的都新满佛爷入境进行分裂煽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打洛镇的曼掌、曼厂、景洛村自古以来都是缅甸的领土,鼓动这3个中国傣族村寨的群众到境外去寻找自己的根。此类境外僧人非法入境传教问题,加剧了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可能性和复杂性,存在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应从防渗反渗角度加以重视和应对。

      三、探讨妥善解决“有寺无僧”问题之道

      上述可知,“有寺无僧”问题极大影响到云南南传佛教的传承与稳定,而“缅僧入境”致使境外宗教渗透有机可乘,进而影响到云南边疆的民族团结与社会和谐稳定大局。显然,深入探讨妥善解决“有寺无僧”问题之道已是迫在眉睫。在此,笔者依据近年来的实地调查和思考,提出如下对策性建议。

      第一,高瞻远瞩,多层次、多渠道培养高素质南传佛教人才来解决“有寺无僧”问题。

      云南南传佛教中的“有寺无僧”问题和“缅僧入境”问题连环相扣,犀利指向云南南传佛教的人才培养。根据南传佛教的实际情况及其寺院组织特点,对僧才的培养可采取多层次、多渠道的办法逐步推进。第一层次,在州、县、乡级的总佛寺或中心佛寺,可创建南传佛教培训中心,短期培训与长期培训相结合,以佛教经典、傣语、汉语以及国家宗教政策、法规为培训内容,逐步提高僧侣的佛学水平和汉语水平;第二层次,宗教事务部门和云南省佛教协会定期举办针对州县级佛协的宗教政策、法规培训,通过各级佛协举办相应的培训使得国家的宗教政策、法规深入民心,培养爱国爱教的高素质教职人员;第三层次,利用云南佛学院西双版纳分院的办学优势和办学平台,有组织、有计划地培养年轻僧人,为升入云南佛学院进行深入、系统的学习奠定扎实的基础;第四层次,坚持选送僧侣中的骨干力量和佛学院的优秀学僧到东南亚、南亚佛教大学留学深造;第五层次,尽快创办中国巴利语系高级佛学院,健全中国南传佛教佛学教育体制,有效整合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培养中国南传佛教的后备人才。通过多层次的培训和学习培养通经典、懂管理、懂政策的中青年教职人员,整体上提高南传佛教僧侣队伍的综合素质,保证宗教活动的正常开展,则“有寺无僧”问题自然水到渠成,迎刃而解。

      第二,创新思路,探索南传佛教的社会管理模式来应对“有寺无僧”问题。

      首先,建立南传佛教现代寺院民主管理模式。进一步强化总佛寺或中心佛寺的职能和作用,为基层佛寺培养僧才;同时,根据实际需要,放权给总佛寺和中心佛寺在全区内对僧人进行合理调配,辅助解决南传佛教有寺无僧这一突出问题。

      其次,针对“有寺无僧”现象,建议转变每村一寺的传统观念,转变传统的村寨供养方式,采取建立“中心佛寺”的方式有效整合该区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资源,对空寺进行有效管理,充分发挥中心佛寺的功能,满足信众的宗教生活需要。

      第三,固本强身,加强南传佛教团体建设,消除“缅僧入境”带来的安全隐患。

        各级统战部门和宗教管理部门应加强对各级南传佛教团体的人才建设和思想建设,有计划、有步骤地培养爱国进步的中青年教职人员,保证南传佛教团体负责人后备人才的培养,保证宗教领导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教的人士手中,固本强身,消除“有寺无僧”、“缅僧入境”带来的安全隐患。(信息来源:中国民族报)

        [①] “贺路”指的是还俗后的比丘,他们是本民族中的知识分子,由于熟悉佛教典籍和佛教仪轨,一般被信众选为宗教管理人员。西双版纳地区称为“波占”,临沧地区称为“布般”,德宏地区称为“贺路”。

        [②] 文中所引云南南传上座部佛教“有寺无僧”的数据来源于笔者的实地调查和云南省宗教局的统计数字。

        [③] 参见郭滇明、董允:《云南南传佛教寺院管理问题研究——有寺无僧和缅僧入境主持法事活动现象分析》,载熊胜祥、杨学政主编《2004~2005云南宗教情势报告》,云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寒山大士:亦僧 亦诗 亦菩萨[3354]

  • 寺为何叫寺,庙为何叫庙?寺的诞生与佛教无关,寺庙不能混为一谈[1472]

  • 你知道吗?寺和庙并不是一回事![1507]

  • 中缅边境地区南传佛教信仰流动探析 [梁晓芬][2216]

  • 云南宗教和顺格局中的南传佛教[2894]

  • 试论南传佛教的区位优势及其战略支点作用[2332]

  • 在中国化道路上,中国南传佛教如何创新发展[2542]

  • 云南禅宗第一寺:大理感通寺[3017]

  • 亦僧亦俗苏曼殊 [欧政芳][2956]

  • 云南与东南亚南传佛教文化交流的历史脉络[2654]

  • 第二届南传佛教高峰论坛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召开[2841]

  • “五缘”关系构建云南宗教和谐 [李航][3322]

  • 德昂族三台山南传佛教音乐考 [焦丹][3079]

  • 中国佛教协会南传佛教福慧袈裟布施仪式在云南隆重举行[3140]

  • 帕松列和帕祜巴升座的重大意义——兼论中国南传佛教僧阶制度 [郑筱筠][4392]

  • 走近南传佛教[3034]

  • 南传佛教研究 [宋立道][3070]

  • 让东南亚佛教发展新趋势为云南佛教提供灵感 [黄夏年][2437]

  • 慢行老挝:探秘琅勃拉邦的寺与僧[3202]

  • 南传佛教佛寺管理者的现状[4587]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 佛学研究        站长:wuys
    Powered by:Great Tang Hua Wei & XaWebs.com 2.0(2006)